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54章 要求同房睡

第54章 要求同房睡

    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,乔治笙回了主卧,宋喜则直奔客卧。

    等她洗完澡悠闲地推开浴室房门,对面床边坐着的乔治笙差点儿把她吓回浴室里,宋喜美眸一瞪,明显顿了一下才道: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乔治笙抬头回视她,冷俊的面孔上波澜不惊,薄唇开启,不答反问:“你晚上在主卧睡还是这屋睡?”

    宋喜眼中迅速涌起狐疑,打量,防备……

    “我在这屋睡。”她盯着乔治笙的脸,口吻是斩钉截铁的。

    待她话音落下,乔治笙长腿一抬,竟然直接上了床,躺靠在床边,低头看着手中的书。

    宋喜吃惊,站在浴室门口,直勾勾的盯着乔治笙的脸。

    乔治笙目不斜视,径自回道:“我们要在一个房间睡。”

    宋喜心中不平,想也不想的蹙眉问:“为什么?我腰不好,他们也都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淡淡道:“你见过哪对情侣因为其中一个腰不好,就分房睡的?”

    宋喜微张着唇瓣,想要反驳,但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乔治笙侧头,对上宋喜愤愤不平的视线,虽是面无表情,可口吻却带着几分调侃与戏谑,“你是不是想太多?同一间房,你睡你的,我睡我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轻蹙着眉头说:“就一张床,我这腰不能再睡沙发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瞥着她,试探性的问道:“你也想上床?”

    宋喜眼睛一瞪,他这叫什么话?是她先占上这屋的,他后来者居上,还一副她想占便宜的架势。

    乔治笙见她张口欲反驳,他忽然开口说:“你睡地上。”

    他那那双漂亮的狐狸眼,明目张胆的瞄了眼床下铺着的地毯。

    宋喜急了,“凭什么我睡地上?”

    谁后来的谁睡。

    乔治笙淡淡道:“你不腰不好,不能睡软地儿嘛,地上硬,铺着地毯也不冷。”

    宋喜气得肺管子都要炸了,一口气涌上来,她强忍着要跟他翻脸的冲动,尽量心平气和,但却表情不善的说道:“我是睡不了软床,那也不代表我有床不睡非要睡地上,这边的床我睡着正好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就是谁爱睡地上谁睡,反正她是不睡。

    乔治笙躺靠在床边,这边的床只有一米五宽,一个人睡是挺显大的,但他一个大男人躺上去,大长腿直接占了一半,剩下的那半张,是够躺个人,但如果真躺上去,俩人就跟一个被窝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表情如常的淡漠,没回应,也没阻止,像是没听见似的,最关键的是,他没有想下床的意思。

    宋喜见他收回视线,重新开始看书,她在原地站了几秒,别看表面冷静,实则心里都气疯了。

    丫这不是摆明了来占便宜的嘛。

    她想要跟他吵,但是话到嘴边,她忽然一个字都不说,径自绕到床的另一侧,抬腿就往床上坐。

    乔治笙视若无睹,宋喜把其中一个枕头往自己这边挪挪,平躺下去。

    她就这脾气,顺毛捋着没事儿,谁要是跟她呛茬整,那最后只能闹个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客卧亮着白色的大灯,床头柜处又开了暖黄色的橘灯,乔治笙一身黑色的真丝睡衣,靠坐在床边,低头看书;

    宋喜一身白色的真丝睡衣,一动不动的平躺在床的另一侧,双手放在肚子上,安详的想让人上前送花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仔细去看,宋喜那双紧闭的眼皮之下,眼球时不时的晃动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可能睡得着,身边三十公分外就是乔治笙,她竖起了浑身防备,躺下之后就开始后悔,是真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种不舒服不仅来自僵硬的后腰,更来源于身边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到底是个成年男人,宋喜除了他叫乔治笙之外,对于他本人,她所知甚少,他对她就像个陌生人,而她竟然在一个陌生男人身边躺下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宋喜闭眼比睁眼还要清醒,平躺的累了,想要翻身也不好意思翻。安静的房间中,她竖起耳朵留意周边的任何动静,只能偶尔听到乔治笙翻书的声音,这本《官场现形记》他从来就开始看,也不知是装模作样还是真的看进去了。

    不敢睡,宋喜胡思乱想,她想当然的觉得乔治笙应该是个心狠手辣不近人情的人,外加仗势欺人不学无术……她把所有的负面词汇都用在他身上,因为这是她从其他人口中拼凑想象的他。

    其实她不是个爱听信谣传的人,只不过众人把乔治笙传得太邪乎了,加之乔家又是众所周知的存在,当初乔顶祥就是靠捞偏门发的家,上三路下九流,谁不得给面子?

    到了乔治笙这一辈儿,他是乔顶祥独子,从不在公众面前露面,大家不知道他真人长什么样子,有人说他面目可憎,也有人说他其貌不扬,可事实上乔治笙好看的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现在他就在她身边看书,十分八分可能是装的,半小时也可能是硬挺,但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宋喜依旧能听见某人翻书的声音,她真是纳闷了,感情丫是真喜欢这本书。

    困意渐渐袭来,宋喜的防线也逐渐开始薄弱,她用仅存的理智思考了一下,她到底要不要下床睡?

    下去,那就意味着跟乔治笙的第一次内战,以她的妥协而告终,明明是她占理,她要是还往后退,那以后真的没有活路了。

    算了,睡就睡,谁怕谁?

    其实宋喜打心眼儿里是不认为乔治笙会对她图谋不轨的,别问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,就是女人的第六感。

    乔治笙看她总是冷漠居多,偶尔心情不好也会夹杂着嫌弃,嘲讽,赤裸裸的不屑……就这些词儿,随便捡一个出来,也不像是会喜欢她的样子,所以即便两人躺在一张床上,宋喜也觉得十分安全。

    就这样,她彻底卸下心防,忽悠一下就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恍惚间,宋喜觉面前的视线一黑,有什么东西刮在了她鼻尖处,有些痒,她眉头一蹙,抬手想摸,结果就摸到其他东西,猛地一睁眼,宋喜先是看到一片黑,顿了两秒她才恍然大悟,那是乔治笙的睡衣,他正欲压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大惊失色,宋喜也不顾自己是否有腰疾,用力的推开身前之人,与此同时,一个利落的鲤鱼打挺,翻身坐起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