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56章 无可取代的存在

第56章 无可取代的存在

    等一行人赶到现场的时候,宋喜快步走到程德清身边查看他的状况,竟比她想得要严重。

    程德清身边常年跟着护士,但护士最多只能打个针,暗示提醒吃药,像是今天这样的状况,她们是完全搞不定的。

    好在宋喜一到,立马掌控全局,吩咐人将程德清抬到移动床,推往私人的手术室。

    抢救加手术的过程差不多一个半小时,待到手术室房门打开,外面一帮人都围上来。

    程德清半夜突然出事儿,按理不该惊动客人,可客人中还有他的亲外孙女林琪,林琪一知道,其他人也就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眼下凌晨四点十几分,除了宋喜一身睡衣,乔治笙上半身睡衣,下半身西裤之外,其他人都还是穿好了才来。

    林琪最先快步上前,蹙眉问:“我外公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宋喜出声回道:“现在没事儿了,休息一下,等麻药过了,明早就能醒。”

    林洋问:“要明天早上才能醒?”

    宋喜一愣,顿了下回道:“啊,我过糊涂了,现在已经是白天了,估计八九点钟能醒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这才各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林琪只顾着程德清的安危,一旁的乔治笙迈步上前,对着宋喜道:“你怎么样,还好吗?”

    宋喜面色发白,额头一圈带着细密的汗珠,微微摇头,她低声回道:“我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林琪这才反应过来,赶紧对宋喜道:“谢谢你宋喜姐,要是没有你,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有气无力,却面带微笑的说:“没关系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她是医生,治病救人是本分。

    宋媛见状,对着宋喜说道:“小喜,你辛苦了,腰还没好呢吧?快点儿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宋喜不想搭理宋媛,甚至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会不知道宋媛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救人的活儿她干,如今用不着她了,立马将她支走,等到程德清一睁眼就看到宋媛跟祁丞,便宜还都叫他们给占了。

    但宋喜着实挺不住了,她现在腰疼到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把宋媛当空气,宋喜只看着乔治笙说:“我先回去一趟,有什么事儿随时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应声:“我送你下去。”

    加上元宝,三人一同下楼,乔治笙从王庆斌那里要了车钥匙,让元宝送宋喜回去。

    站在楼下车边,乔治笙主动开口说:“等会儿我让王庆斌找个女按摩师来,你先别睡得太死。”

    宋喜有那么一刹那的感动,尤其这话是从乔治笙嘴里说出来的,仿佛更加贵重。

    没客气,宋喜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元宝打开后车门,宋喜是特别艰难的扶着门框坐进去的,那样子落在别人眼中,没有人会不动容。

    她不是第一次让乔治笙意外,却是第一次让他觉得,除了意料之外,还有其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车子开回小楼,元宝下车之际,宋喜已经自己推开车门。她弯腰的时候,后背脊柱就像是被人生生掰弯的铁棍,每弯一寸都是要命的疼。

    蹙着眉头,她强忍着不吭声,目光所及之处,是元宝伸过来的手臂,他不敢伸手扶她,宋喜是撑着他的手臂从车里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她轻声说。

    元宝看她脸色白到透明,摆明了身体很虚,他也佩服她的职业素养,所以发自内心的说了句:“你腰疾这么严重,平时就要多加注意,那么多患者还等着你救命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下车后就能自己直起腰走路了,闻言,她撇着嘴小声回道:“我的腰轻易不犯病,第一晚睡沙发,第二晚睡地上,雪上加霜。”

    元宝心底有一闪而逝的诧异,但他没有表现在脸上。

    宋喜第一晚睡的沙发吗?他还以为……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确实不大可能,乔治笙对宋喜,啧。

    回了房间,宋喜费劲儿洗个了澡,然后躺在客卧床上,累得不愿动弹。差不多半小时四十分钟的样子,门口传来敲门声,宋喜都快睡着了,睁开眼,见是一个陌生中年女人出现在门口,说是来给她做按摩的。

    宋喜趴在床上,没穿内衣,只穿了一件T恤,身后女人手劲儿适中的帮她按腰,很舒服,她在不知不觉中睡去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得很好很沉,中途一次都没醒,待到宋喜睁开眼,发现外面早已阳光普照,眯眼看了下时间,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。

    怎么没人叫她?

    她侧躺着,起身下地,弯腰的时候,腰稍稍有些酸胀,但却没有今早那种敲碎脊柱的疼。

    宋喜赶紧扭了扭腰,果真好了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睡足了,腰也不怎么疼,宋喜心情不错,换了衣服往外走。

    元宝在一楼客厅,看到宋喜下来,叫了声:“宋小姐。”

    宋喜问:“乔治笙呢?”

    元宝回答:“笙哥还在程老那边。”

    宋喜问:“他一直没回来?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中途回来一次,看你在休息,没叫你。”

    宋喜先是有些小感动,但紧接着又不确定乔治笙这是否是在做戏,所以连感动的情绪都不能轻易流露。

    元宝开车送宋喜去程德清那边,宋喜是睡了一觉来的,看其余人的状态,都是熬了一晚上没睡,一个个不是黑眼圈就是眼皮下垂。

    乔治笙换了身衣服,依旧是黑色衬衫,只是样式不同,看到宋喜,他最先出声:“腰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宋喜点头,“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又问:“程爷爷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不到九点的时候醒过一次,没说话,又睡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醒了就好,麻药劲儿过了,现在是正常睡眠。”

    林琪问:“外公什么时候能彻底清醒?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这就不确定了,也许下午,也许晚上,人年纪大了,做一次手术对身体消耗大,要些时间恢复。”

    宋喜说完,只见众人神情各异,她不会主动劝任何人走,能挺住就都在这儿熬着。

    可一帮金贵的人,哪个是平时轻易受罪的?在这儿干坐了七八个小时已经是极限,所以往后的两个小时内,先是兰豫洲起身离开,随即是林琪和林洋,最后只剩下宋喜,乔治笙,宋媛和祁丞四人。

    没外人,宋喜也就直言不讳了,她侧头对乔治笙说:“你先回去睡会儿,这边有什么事儿我再叫你,你又不懂怎么治,留下来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这话明着是对乔治笙说,实则是给祁丞和宋媛听的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