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66章 天使中的恶魔

第66章 天使中的恶魔

    副院长按照手中的名单宣读各科室慈善基金的负责人,基本都是各科室的主任,副主任已是极少。

    然而大家最在意的,是心胸外这块儿大蛋糕,到底谁能一口吃下。

    如果心胸外主任江宗恒在的话,那自是不必说,交到他手上,理所应当,众人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可眼下江宗恒出国交流了,心胸外只剩下一个副主任丁慧琴,不能说丁慧琴不好,但众所周知,丁慧琴性格比较软,不是个能管事儿的人,如果真的让她管,不排除下面人会越俎代庖。

    “心胸外科……”终于副院长说到了重头戏,所有人都翘首以待。

    副院长还特别会卖关子,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停顿住了。

    抬眼看向心胸外的席位,副院长双手十指交叉放于桌上,一副思绪良久才下定决心的表情,出声说道:“院长跟我都考虑到,现在心胸外的江主任不在,能担此大任的就是丁主任了,但听说丁主任的女儿今年要高考是吧?医院这么忙,本就没时间照顾孩子,现在又要管基金,也怕你分身乏术。”

    “宋医生是江主任的关门弟子,又恰好是海威基金项目下,第一场手术的主刀医生,所以院里决定任命宋医生协助丁主任,一同管理你们心胸外的基金,以后你们二位就要多辛苦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丁慧琴朝着副院长颔首,宋喜顶着众多前辈们意味深长的目光,也跟着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宋喜上位,意料之外,也是情理之中,众人就算心里有不爽,眼下也是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,副院长宣读完,院长问了句:“还有人有疑问吗?”

    没人出声,院长利落的宣布散会。

    一帮人站起身,分科室分关系远近,三五成群的走在一起。

    宋喜跟丁慧琴往外走,路上心血管内科的女副主任许莹打趣道:“丁主任,宋医生,以后我们心内的资金要是不够了,你们心胸外可要借给我们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丁慧琴听出对方的言外之意,但她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,只能笑一笑,想着岔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许莹却乘势追击,笑着问:“丁主任不说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一旁神经外科的主任笑说:“丁主任这意思还不明显吗?虽然你们都带心字儿,但一个是亲妈养的,一个是后妈养的,能一样嘛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声音不小,惹得前后左右的人都跟着乐。

    丁慧琴瞬间闹了个大红脸,她明明不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宋喜唇角微微勾起,浅笑着道:“方主任,您应该高兴,这么累人的活没有落到你们神经外科,五百万,我们要做多少台手术?您就看见我们拿钱,没看到我们干活啊。”

    方学齐看向宋喜,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,最后说了句:“也是,所以往后你们心胸外的可都要加班加点儿了,树大招风,我们所有人都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许莹也是唇角挂笑,出声道:“方主任不用担心宋喜,宋医生是心外出了名的拼命三娘,我都觉着这五百万里面,要单分出一半给宋医生。”

    方学齐道:“五百的一半,不是二百五吗?宋医生,你看许主任说你的坏话。”

    宋喜还不等回答,许莹很快挑眉回道:“方主任真会挑拨离间,不愧是神经外科的一把,真会拿捏神经。”

    方学齐笑着接道:“大家都是‘心内’苦,何苦难为同道人?”

    就这样说到电梯口处,因为大家楼层不同,电梯前就分道扬镳了。

    宋喜跟丁慧琴一直等到心外这层下了电梯,后者才明显的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宋喜唇角勾起,丁慧琴小声说:“太吓人了,我都以为我们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笑道:“我刚才好想给许主任和方主任搭个戏台,他俩要是组合说相声,准火。”

    丁慧琴一时没防备,忍俊不禁,随即道:“他们也是红了眼,刚才幸好有你在,不然我要被他们说掉一层皮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我还是那个想法,无论是什么科室,只要真的是治病救人,到时医院一定会想办法调度,何必像个小学生一样,争得脸红脖子粗?”

    丁慧琴叹了口气,压低声音回道:“如果所有人都像你这么想,也就没有这么多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外界想当然的把穿上白衣的人当天使,小时候的她也是这么的天真幼稚,直到入了这一行,她才明白到底有多少恶魔隐藏在天使之中。

    也许正应了那句话,没有黑,哪里显得出白?

    当天,丁慧琴召集所有心胸外医生,将之前开会的结果传达下去,如果说之前在会议室中的战争是科室与科室之间的争斗,那么眼下,就是关起门来的内斗。

    而往往内斗远比外战凶猛的多。

    任爽站在一旁,低头拨弄着指甲,头不抬眼不睁的说道:“基金管理人,这算个职位还是官衔?”

    丁慧琴回道:“不是职位也不是官衔,院长和副院长都说了,这是一个费心费力的活儿,劳心劳力还不给多发工资,完全是责任所在。”

    任爽眼皮一掀,嫁接的假睫毛浓密而上挑,唇瓣开启,不冷不热的说:“丁主任,您接管确实是责任所在,但整个心胸外也不是光有宋喜一个人吧?就算非要选个助手,那也要论资排位,比她工作年头久的大有人在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瞥眼怼道:“怎么就你事儿这么多呢?院长和副院长下的决定,你干嘛在这儿叫板丁主任?”

    韩春萌是个机灵鬼,故意将任爽对宋喜的不满,牵到丁慧琴头上。

    任爽闻言,立马眉头一蹙,没好声的说道:“我什么时候叫板丁主任了?这么大的事情,全心胸外人人有责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,以你跟宋喜的交情,以后宋喜管这笔钱,她可以光明正大的提拔你一起手术,谁敢说一个不是?”

    韩春萌眼睛一瞪,正要反驳。

    “任爽,我来协和,今年正好是第七年,这里好多前辈都是一路看着我过来的,我是什么样的人,我公不公平,大家心里有数。你要是这么怕我偏心,那我先给你预留五十台手术,谁都别跟你抢,来了患者你先做,什么时候你说你不想做了,我们再做。”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