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78章 又惊又喜

第78章 又惊又喜

    宋喜鲜少见宋媛这般暴跳如雷的样子,一时间还有些愣住,顿了几秒后,宋喜眉头一蹙,沉声说:“我不知道乔治笙把你怎么了,要不你问问祁丞叫人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宋媛怒声道:“祁丞对你做什么了?他什么都没做!”

    宋喜漂亮的脸上浮起冷笑,“敢做不敢当吗?”

    宋媛说:“我敢发誓祁丞什么都没做过,倒是你宋喜,我知道你不待见我,但我没想到你的心这么黑,竟然借着这茬,利用乔治笙来整我,你是故意要让我难堪!”

    宋喜拉着脸道:“你哪儿来的优越感?你不知道自己像毛毛虫一样,我看着就反胃吗?你要是不来招惹我,我巴不得一辈子都见不着你,谁闲的故意整你。”

    宋媛一口咬定,就是宋喜因私人原因蓄意找茬报复,宋喜跟她吵了两句,忽然觉得心烦意乱,直接挂断电话,把宋媛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。

    气得脸色都变了,宋喜自顾自的叨咕:“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等到气头过了,宋喜渐渐冷静下来,第一个好奇的就是,乔治笙对宋媛做了什么?

    不得不说,宋媛是个天生的演员,这些年宋喜鲜少见她露出本来面目,今天能被气成这样,她还是头回见。

    而且宋媛刚刚一口一个,她保证祁丞什么都没做过,那委屈加愤怒的口吻,搞得刹那间宋喜都有些怀疑,难不成真不是祁丞?

    但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逝,毕竟宋喜对宋媛的人品不敢苟同,谁晓得宋媛是不是苦肉计。

    晚上下班回家,宋喜上到二楼的时候,忽然听到没关门的卧室里传来说话声:“我告诉你,不许打胎。”

    宋喜本能的脚步一顿,目光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,她不知道乔治笙在家。

    如果是往常,她一定目不斜视的走开,宋喜也不是个会偷听人讲话的人,但刚刚乔治笙说‘不许打胎’,这样的话太过劲爆,是个人就会驻足,更何况宋喜还见过那位的真容。

    “别说我没提醒你,你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宋喜看不见乔治笙的人,却能清楚听到他说话的声音,一如既往的让人身上发寒,却又不是直白的愤怒,像是夹杂着很多的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宋喜心惊,原来不是乔治笙不想要这个孩子,而是孩子的妈妈不想要,她好好奇那位奇女子的来头,竟然敢跟乔治笙对着干。

    站在二楼楼梯口处,宋喜只是略微出神的功夫,左前方一抹高大的身影闪现,一身黑衣黑裤的乔治笙拿着手机从房间走出来,宋喜此前没听到脚步声,也没来得及躲开,就这样跟他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乔治笙明显的眼神一变,漆黑如夜的瞳孔直直的盯着宋喜的方向,像是在问:你偷听我讲电话?

    宋喜也是明显的举止一慌,微张着唇瓣想要解释,乔治笙那头已经对着手机中的人说:“我等会儿打给你。”

    他挂断电话,宋喜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,正想说她什么都没听到,乔治笙却神情淡漠,在她之前开了口,“你准备一下,这两天会带你去见你爸。”

    宋喜没想到他会说这个,一时间恍惚了惊喜和惊讶,提了一口气,顿了几秒才道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迈步朝她走来,边走边说:“最快明天,最迟后天。”

    来到楼梯口,他跟她隔着几步远,停下来说道:“顾东旭找过我,也是因为你爸的事儿,我就当做个顺水人情给他,他找你,你知道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宋喜很是意外,顾东旭私下里找了乔治笙?他从来没跟她说过。

    乔治笙撂下这句话,顺着台阶径自下楼。

    宋喜转身看着乔治笙的背影,有太多话想说,但他摆明了没空,也没想跟她细聊,所以万语千言,话到嘴边,她只说了一句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偷听人打电话,在我这儿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他没看见,宋喜的脸腾一下子红起来,她想解释的,可面对乔治笙,解释总显得苍白,她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,等着关门声响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家里只剩她自己,宋喜忍不住要长舒一口气,跟乔治笙在一起生活,真的太费心神,她怕不是死在意外上,而是死在神经紧绷上。

    刚回到三楼房间,宋喜手机响起,掏出来一看,是顾东旭打来的。

    划开接通键,宋喜道:“东旭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开门见山的问:“身边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没有意外的话,这两天能送你进去,见一见叔叔。”

    宋喜刚从乔治笙那里听到消息,已经没有了乍听之后的意外,更多的,是一股说不上来的感动和酸涩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不得不做出惊讶的口吻,然后道:“你找了谁?”

    顾东旭道:“你别管了,我就是告诉你一声,免得你成天惦记着。”

    宋喜忽然间就湿了眼眶,鼻尖酸的不行,她声音低哑的问道:“你是不是找了乔治笙?”

    顾东旭那边明显的心虚和躲闪,连连道:“你别管我找谁了,能见到人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一大颗眼泪从眼眶中滚落,宋喜太清楚顾东旭的脾气,他这样犟又好面子的人,竟然为了她,背地里去求了乔治笙,八成觉得二十多年的辉煌人生都多了一个败笔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她是有苦难言,但她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,拿着手机,宋喜忍着哽咽说道:“我不跟你说谢,但这事儿我记在心里了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听出她在哭,他大咧咧的回道:“好兄弟,说这些干嘛?”

    他不说这句还好,说完,宋喜要伸手捂住嘴才能忍住不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她工作很早,十八岁进医院,在其他人还在大学中逍遥,交朋好友的时候,她已经跟着江宗恒一起上手术台了,每天做不完的手术,见不完的病患和家属,导致她的生活圈子相对窄小。

    身边最亲的人,除了宋元青之外,就只有韩春萌跟顾东旭,天知道宋喜有多么珍惜他们,儿时说好的两肋插刀,这些年风风火火恍恍惚惚,血倒是没怎么见,不过关键时刻,他们都能为彼此牺牲自己最在意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回顾东旭将比命还重要的面子都豁出去了,这份情,宋喜铭记于心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