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83章 三年婚约

第83章 三年婚约

    还想住这里吗?

    宋喜只要一想,心底就酸的不行,垂下视线,她摇摇头,不想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站在原地,宋喜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,她紧抿着唇瓣,嘴里面尽是酸涩的味道。

    过了数秒,宋喜听到乔治笙的声音传来,惯常的没有温度,比公式化还多了些许的冷漠。

    “你爸跟你说了吧?三年,之前那几个月算我送你的,从今天开始,三年为限,我保你人身安全,时间一到,我们离婚,大家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能在这种时刻说这种话的人,全世界也就只剩下乔治笙了,如果换第二个,宋喜一定怀疑对方是趁机落井下石,但她对乔治笙‘不偏不倚’,原本就没报任何好感,所以此刻也就没有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很快的抬手抹掉眼泪,宋喜抬起头,望着对面的乔治笙说:“我不想老调重弹,往后的三年时间里,我也尽量不给你添麻烦,如果你有用得到我的地方,尽管说,我就有一个请求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双手插在裤袋中,一身黑色在暗夜里显得格外的沉魅,尤其是背光而立,俊美的面孔并不清晰,模糊会让人没有安全感,更平添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宋喜的睫毛上沾了眼泪,更看不清乔治笙脸上的表情,只听得他的声音,一个字:“说。”

    宋喜捏紧拳头,修剪整齐的指甲戳进肉里,身体上的疼痛让她暂时可以抵御心上的疼,她忍着哽咽道:“我爸不是故意讲条件威胁你,他所有的逼于无奈都是因为我,我不会给你找麻烦,也保证我爸绝对说到做到,希望你能理解一个做父亲的人,如果可以的话,别让他以后的日子不好过。“

    宋喜说完这番话,掌心早已经疼到麻木。

    她不是爱求人的性子,跟何况是求‘仇人’。

    但是除了乔治笙之外,宋喜不知道还能请谁保宋元青,在夜城还有谁比乔家的势力更大。最重要的是,宋喜怕乔治笙暗地里报复宋元青。

    宋元青让乔治笙窝囊,乔治笙随便想点儿法子,也够如今的宋元青愁,所以宋喜不能不为宋元青打算。

    乔治笙多精明的人,宋喜说完,他立刻就猜到她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薄唇开启,他出声道:“既然答应了,我就一定不会偷偷摸摸的使绊子,至于其他人有什么想法,不归我管,你让我去保你爸,是不是有些过分了?”

    宋喜想过,乔治笙未必会答应,但当这些话清楚的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时候,又是另外的一种绝望。

    他的语气没有嘲讽,但内容却是嘲讽的。

    宋喜如鲠在喉,几乎不能直视他。

    略微垂下视线,她偷着咽下涌上嗓子眼儿的酸涩,想要说些什么回复,但大脑一片空白,她努力了好几次,终是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寂静的夜里,所有细微的声音都会被放大好几倍,宋喜很想让乔治笙快点儿离开,她好痛痛快快的该流泪流泪,该伤心伤心,他在这里,她连最本真的情绪都不能流露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大晚上跑这儿来干什么,难不成就是通知确认一下,他们的夫妻关系要从今天开始,正式往后顺延三年?

    正想着,乔治笙的声音再次响起,他说:“我帮不了你爸,就算能帮,我也不会帮,但我答应他会管你,如果你想出国,我可以送你出国。”

    稍顿,他又补了一句:“到了国外,依旧会有人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宋喜果断的摇了摇头,“我不走。”

    宋元青在夜城,她哪儿都不去。

    乔治笙问:“那你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宋喜想说,保证宋元青的安全就好,但这样的话先前已经被他否决,她不敢再提,只有低声回道:“我没有要求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忽然想到什么,抬眼看着他问:“你知道我爸的事儿,什么时候定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没卖关子,直言回道:“就这几天,不会超过这个星期。”

    宋喜握着秋千铁链的手一紧,微张着唇瓣,小口小口的喘息。

    乔治笙是背光而立,宋喜则是面朝着路灯,因此他清楚看到她煞白着一张脸,也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照的。

    他见过很多女人,各式各样,就像是展示柜中的各种酒,单论外表,千秋百态,要论内里,口感不一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用一种酒去形容宋喜,乔治笙脑子里难免转了几道弯儿,第一反应竟然是家里酒柜中,瓶子最漂亮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是啊,单论外表,宋喜当之无愧的‘花瓶’一个,至于口感嘛……乔治笙认真的琢磨了一下,也许元宝说得对,他讨厌宋元青,所以恨屋及乌,但要是实话实说,宋喜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讨厌,她甚至很识趣儿,每每跟他在一起,都表示绝对不会给他添麻烦。

    乔治笙是有本事解决任何麻烦,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讨厌麻烦,尤其是爱招惹麻烦的女人。就这一点而言,乔治笙还是蛮欣赏宋喜的,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。

    所有的念想都是刹那之间闪过的,乔治笙没有动恻隐之心,只是多了三分耐心,主动开口对宋喜道:“你爸虽然进去了,但他在夜城根基很深,不是什么人说动就能动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抬眼看向乔治笙,噙着泪水的眸子中难掩希冀。

    她很信他说的话,仿佛他说的就一定是真的。

    乔治笙也看懂她眼底的神情,忽然话锋一转,带着轻嘲的口吻道:“我不也被他捏着,他让我往东,我就不能往西。”

    宋喜瞬间又垂下视线,低声回道:“我替我爸跟你说声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看她这样,倒也不会欺负一个女人,收回戏谑,他开口说:“我要你的对不起没用,你只要说到做到,以后少给我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宋喜已经觉着非常没面子了,但她又能怎么样?跟乔治笙翻脸吗?不能。

    她强迫自己低下僵硬的脖颈,做出一个点头的动作。

    乔治笙淡淡道:“我要回去,你走不走?”

    宋喜这次倒很快,下意识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两人分别时话都没说一句,她坐在秋千上一动不动,乔治笙没有任何迟疑,转身离开,高大的黑色身影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