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84章 她不会自杀

第84章 她不会自杀

    夏季的夜里只有闷热,并不会凉爽,宋喜常年在恒温的医院里面待着,其实是怕热的,但她却能在秋千上坐一整个晚上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在固执什么,明知道这样于事无补,可能只是想变着法的作一作,不然这满心的酸愁无处安放,她会疯掉。

    待到天边泛亮,小区里也有清洁人员打扫,宋喜从秋千上起身,再次转到家门口看了一圈,然后从后门出了小区。

    后门有条商业街,没有多繁华,但是很便利,宋喜来到一家小面馆门口,因为时间太早,店里面没有客人,只有老板和老板娘在前台坐着。

    宋喜一夜未睡,眼睛又哭肿了,加之宋元青出事儿之后,她有三四个月都没来过,估计老板两口子一时间没认出她来,面色无异的问道:“吃点儿什么?”

    宋喜低声回道:“牛肉面。”

    “辣椒吃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宋喜找了处背对人的桌子坐下,要是以前,她跟宋元青一起来吃,都会叮嘱一句:“多辣多醋。”

    今儿是实在不想开口讲话,随便了。

    锅里的水是开的,面下进去很快就煮好了,再浇上一马勺的红烧牛肉,一把葱和香菜。

    老板亲自给宋喜端过来,“小心烫。”

    宋喜垂着视线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掰开一次性筷子,宋喜低头搅着面,她右上方挂了个电扇,风一吹,裹着碗里香喷喷的热气,尽数扑在脸上,手一顿,她刹那间就酸了鼻子。

    宋喜是又想到宋元青,想到以前两人早上过来吃面的画面。

    抽了餐巾纸,宋喜抬手擦眼泪,纸巾的质量不怎么好,有些割人,宋喜吸了吸鼻子,不想被人发现异样,所以和着嘴里的酸,味同嚼蜡的吃面。

    胃饿的疼,但是心里堵得慌,宋喜只吃了几口就吃不下,给钱离开面馆。

    眼下才刚刚六点十五,街上人不多,偶尔能看见家长送孩子上学的。

    宋喜站在路边,迟疑着不知接下来要怎么走,她不想去医院,也不想回乔治笙那边,有那么一瞬间,宋喜惊觉夜城这么大,以前总叨念着忙,没空去玩儿,如今好了,让她选择,她倒不知该去哪儿了。

    人要是心里受了伤,眼睛看什么都能被刺激到。宋喜看见一个爸爸帮女儿拎着书包,女儿看样子顶多六七岁,两人大手牵小手,从宋喜面前走过。

    男人说:“你在学校听老师的话,爸爸周末有空,带你去欢乐谷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马上蹦跳着说:“我听话,老师昨天还表扬我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爸爸也表扬你,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宋喜盯着两人的背影,只觉得自己像个妒妇,她嫉妒小女孩儿可以光明正大的牵着爸爸的手。

    看了几秒,宋喜别开视线,身边有行人经过,他怕别人以为她是神经病。

    但她心里一瞬间有了主意,谁还不是自己爸爸的心头肉了?

    宋喜站在街边,等了会儿,拦到一辆计程车。

    上车后,她说:“宁湾渔场。”

    宁湾渔场在夜城郊区,市中心开过去,不堵车也要一个小时。坐在后座,宋喜疲惫到极致,可是闭上眼睛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,却一点儿困意也没有。

    一路走走停停,开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,计程车在宁湾渔场前面停下,宋喜给钱下车,看了眼时间,然后掏出手机给丁慧琴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宋喜说:“丁主任,不好意思又要跟您请假,我想提前休年假,您看方不方便?”

    丁慧琴问:“有什么急事儿吗?”

    宋喜拿着手机,眉头轻蹙。

    原本她不想说,可有些事儿早说晚说,大家都要知道,宋喜咽下哽咽,低声回道:“我爸的事儿,我觉的我要休息几天,不然会影响工作。”

    丁慧琴一听,也是明显的一顿,随即压低声音问:“你爸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宋喜一忍再忍,抬手抵着鼻尖,眼泪滚滚而落。

    丁慧琴那边很快道:“不说了不说了,我给你批假,你想休几天就休几天,医院这边不用担心,基金也有我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宋喜压抑的声音说:“谢谢丁主任。”

    丁慧琴感叹道:“谢什么,你快去忙吧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随时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宋喜应着,待到电话挂断,她用手背遮着眼睛,站在空无一人的地方兀自啜泣。

    哭完了,哭累了,宋喜掏出纸巾擤鼻涕,然后迈步往渔场里面走。

    这些年跟宋元青两人相依为命,宋喜从不觉得孤单缺憾,反而觉得宋元青给予她的美好回忆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可能是怕她缺少母爱,所以他既当爸又当妈,明明工作忙到起飞,可还是能见缝插针的制造父女二人的欢乐时光。

    宋喜十一岁的时候,第一次被宋元青带去钓鱼,这是个考验耐心的活动,一般小孩子都坐不住,但宋喜觉的很有趣,尤其是眼看着自己钓上来的鱼,最后变成了自己桌上的盘中餐,这会让她特别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所以打那之后,宋元青跟她约定,再忙,一个月也要抽一次空闲,两人一起出来钓鱼,钓鱼需要的时间长,父女两人可以交流一下各自工作领域上的问题和成就,乍一听就跟政府开大会作报告似的。

    宋喜进了渔场,拿了自己和宋元青存放在这儿的渔具,钓鱼的时候,宋元青的杆儿就撑在旁边,像是他就在这里,只是临时走开,一会儿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翠城山别墅,乔治笙是临近中午才下楼,昨晚他刚回家,朋友有事儿打电话叫他出去,他凌晨才回来。

    瞄了眼玄关处,他很轻易就能判断,宋喜是回来又走了,还是从未回来过。

    一夜未归,感情她是在那边待了一夜?

    她的身影只在他脑海中存留不到五秒,乔治笙很快就想了其他的,一忙就忙到晚上六七点。

    离开公司去赴约的路上,前座开车的元宝说:“宋喜去钓鱼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微微转头往前看,虽没说话,但表情明显是带着疑问的。

    元宝继续道:“派去跟着的人打电话回来,说她一大早打车去了宁湾渔场,在湖边一坐就是一小天,他们怕她跳湖,眼都不敢眨一下,盯得眼睛都酸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闻言,唇角下意识勾起,俊美的面孔上似是彼岸花开,让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他说:“让他们休息会儿,宋喜不会自杀的,她还要等宋元青出来呢。”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