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76章 专治各种病

第176章 专治各种病

    乔治笙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四个字怎么写,冷着一张俊脸,凶巴巴的问:“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他这不是在下面嘛,还能摔死她?

    宋喜又害怕又委屈,合着乔治笙是变着相的要让她短寿,早知道她不如跟七喜同归于尽好了,长痛不如短痛。

    见她骑在树上进退不得,乔治笙给予鼓励,“你要磨蹭到天亮?实在不行,你让你的猫下来开趟门。”

    宋喜……妈卖批!

    她就算掉下去摔残,摔死,也好过在这儿看他‘丑陋’的嘴脸。

    乔治笙不知道宋喜心里想什么,只见她忽然打鸡血一样从骑着变成站着,还以为是自己的鼓励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。

    宋喜脚下踩着巴掌大的地方,两手分别掐着两根树杈,慢慢转身,面朝二楼阳台方向。

    一根她小腿粗的树杈直接伸到阳台边缘,这段距离差不多一米到一米二,她只要大跨一步,伸手抓住阳台围栏就可以。

    不过站在树下说话不腰疼,此时她可是站在树上的。

    一时的愤怒只能激起一时的勇气,此时宋喜站在树干与树杈的分界点,就跟站在十米跳台上一样,暗自调节呼吸,心底的妈卖批不知何时换成了阿弥陀佛,宋喜眼睛睁了闭,闭了睁。

    树下乔治笙脖子仰倒累,蹙着眉头催促,“等着铁树开花呢?”

    宋喜没回应,甚至没有看他一眼,忽然间跨步往前冲,头皮一麻,她双手已经抓到阳台栏杆,脚下的树杈很细,因为承重原因,上下晃荡,宋喜赶紧抬腿翻进阳台。

    脚踏实地的瞬间,她好悬跪了。

    然而草地上还立着个活阎王,他是一刻都等不了,说了声‘开门’,径自往一楼大门口走。

    宋喜心底猛地冒出一个邪念,她不给他开门怎么样?让他在外面站一宿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样的想法也只能是想想而已,她提着心下楼去给他开门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乔治笙在玄关处换鞋,宋喜面色无异的说道:“今晚谢谢你了,你早点儿休息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听着她的结束语,不免看了她一眼,声音低沉中带着挑衅,“你觉的我是气饱了吗?”

    宋喜被他问的一愣,直勾勾的看着他,愣是三四秒过后才恍然大悟,“啊,我忘了,我现在去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宋喜掉头往厨房走,乔治笙穿着拖鞋紧随其后,连着两天晚上没睡好,今天是第三晚,又白搭了,他心脏跳的有些快,不知是睡的太少还是气的太多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宋喜从厨房出来,看着客厅沙发上的乔治笙问:“你在这边吃还是去饭厅吃?”

    乔治笙站起身,迈步向她走来。

    厨房中飘荡着熟悉的香味儿,乔治笙走近后发现桌上只有一只碗,宋喜说:“我多做了一些,锅里还有,你吃吧,我先上楼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惯常没有应声,宋喜走后,他一个人坐在椅子前,拿起旁边的勺子舀了一下,红色的柿子,白色的疙瘩,怎么还有一颗颗粉色的小丁?

    仔细一瞧,原来是火腿。

    乔治笙吃惯了宋喜给的老三样,疙瘩汤,柿子,鸡蛋,今天突然多了一种配料,他还有些‘喜出望外’。

    脑海中莫名想到今天过马路的时候,那对情侣腻腻歪歪的对话,他忽然心情变好,张嘴吃了一口。

    疙瘩汤还是老味道,但总觉得多了点儿什么。

    宋喜是个不经常做梦的人,除非是白天情绪波动特别大,再或者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给乔治笙做完饭,上楼躺在床上,已经是凌晨快五点。

    她紧赶慢赶眯了一觉,结果就做了噩梦,梦里面有人要杀她,她一直在跑路,终于逃到一个死胡同,眼前只有一棵树能爬,宋喜听到身后传来乔治笙的声音,他在叫她的名字,说抓到她一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她吓得手脚并用,拼命往树上爬,就在她以为马上就能逃出生天之际,右脚腕忽然被人扣住。

    她不用回头都知道那人是乔治笙,梦里面她吓得瑟瑟发抖,哭都找不到调儿,好在这时候手机闹钟响起,把她从噩梦中拖回现实。

    抬手关了闹钟,宋喜仍旧沉浸在噩梦营造的恐怖氛围当中,眼巴巴的望着房沿儿,她怕自己是不行了,再这样下去,等不到宋元青出来,她要先走一步了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晚上没睡好,白天宋喜精神略显恍惚,尤其是做手术要求精力高度集中,两场手术下来,她倒在休息室的床上补觉。

    韩春萌还纳闷儿,宋喜向来是铁娘子,连续十几二十个小时不出手术室也不是没有过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等到宋喜稍微清醒一些,韩春萌说:“再坚持明天一上午,明天下午就放假了,我们一起happy,给你过生日。”

    宋喜正笑着,顾东旭打来电话,告诉她一个好消息,狱政直属那边打过招呼了,她明天可以去看宋元青,有一个半小时时间。

    平常探视时间没有这么长,这回竟然还加时了,宋喜特别高兴,整个下午脸上都挂着笑。

    晚上回家前,宋喜特地跑去熟店定了一个蛋糕,是宋元青喜欢的口味,然后又跑了趟宠物店,把七喜接回来。

    回到翠城山,宋喜万万没想到,一开门迎接她的会是巨大的德国狼犬,好像是叫…七条吧?

    七条站在距她不到两米远的位置,盯着她,明确的说,是盯着她怀里的七喜。

    宋喜看到七条还是会有些打怵,余光一扫,乔治笙的鞋子放在一旁,他也在家?

    一人一狗一猫,三双颜色各异的眼睛,互相牵制,互相对视,约莫能有十秒钟的样子,熟悉的清冷男声从客厅方向传来,“七条。”

    七条闻声,立马掉头往里跑,宋喜趁着这功夫,换鞋往里走。

    走至开阔处,宋喜看到沙发处的乔治笙,七条老老实实的坐在他腿边。

    他鲜少回家这么早,不知是临时有事儿还是什么,既然见着了,宋喜不能装视而不见,主动开口打招呼,“你在家。”

    狗咬屁股,肯定的。

    乔治笙意外的没挑她,只侧头向她看来,薄唇开启,出声道:“它抑郁症好了吗?”

    宋喜低头看了眼怀中的七喜,轻声回道:“不吐了,但心情还要慢慢调节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放下吧。”

    宋喜看向他。

    乔治笙面色平静的说:“让七条治治它的抑郁症。”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