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239章 请教,疑惑

第239章 请教,疑惑

    秦雪松给宋喜两只手都把了脉,说她是寒气入体导致的发热感冒,又说她气血有些郁结,俗称心事儿太重,几病分开几个方子,马上叫人一并抓完配好,待会儿让她带走。

    宋喜满眼崇拜的说:“老师就是老师,我就算什么都不说,您一搭手也是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秦雪松透过老花镜看了眼宋喜,似笑非笑道:“说吧,一大早上跑我这儿来,不会是西药吃腻了,想换点儿中药吃这么简单吧?”

    宋喜小学生上课一般坐得笔直,弯着眼睛回道:“既然您都看出来了,那我就直说了,我想跟您请教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都有什么原因会导致一个人长期性的失眠?症状差不多有十年,我昨天给他把过脉,脉象略沉,肾火和心火稍大,但总不至于达到失眠,更何况是长期失眠的地步,哦,对,他气色还特别好,一点儿黑眼圈儿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秦雪松问:“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“男朋友。”宋喜一心沉浸在学术探讨中,话一出口马上察觉不对,急忙改道:“我是说男性朋友。”

    秦雪松面色如常的回道:“就是男朋友也没什么好急的,你都多大了,是时候谈恋爱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瘪嘴说:“以前上学的时候,您可不是这么说的,那是生怕我谈恋爱。”

    秦雪松道:“你那会儿才多大?我让你谈恋爱,岂不是早恋?”

    宋喜刚要回嘴,结果话到嘴边,她改口道:“您别给我带跑偏了,咱们聊病情。”

    秦雪松道:“你光是这么说,我也不好直接下判断,按理说他失眠这么多年,是很严重的情况了,怎么自己不过来,还让你跑一趟?”

    宋喜眼底很快的闪过一丝为难,笑容也略有几分尴尬,“您不知道,他脸皮儿薄。”

    秦雪松马上眸子一挑,问:“怎么?他嫌看中医丢人吗?”

    宋喜急忙回道:“不是,他是嫌看病丢人。”

    秦雪松忍不住无语一笑,“他多大了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二十六,快二十七了。”

    秦雪松说:“我还以为是六七岁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又补了一句:“看病还靠传话,我看他还是觉着自己病得不重,你让他自己过来一趟,我亲自给他看看。”

    宋喜知道秦雪松的能耐,关键她真的说服不了乔治笙,这点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。

    见她依旧眼露难色,秦雪松问道:“你这到底是什么朋友?难不成还想叫我隔着帘子,给他悬丝把脉?”

    宋喜忍俊不禁,边笑边说:“老师,我跟您说实话吧,是我跟他打了赌,我说我一定能把他的病治好,如果直接送到您这儿来…我不是要面子嘛。”

    没辙,宋喜只好往自己身上泼脏水。

    秦雪松闻言,嗔怪的看了眼宋喜,随即道:“那你想让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宋喜满脸堆笑……

    差不多半小时后,宋喜接到韩春萌打来的电话,说是心外那边记者已经撤走了,宋喜这头也成功的取了经,离开中医部回到心外。

    看她手上拎着配好的中药,韩春萌说:“你去秦主任那边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最近总感冒,雪松老师给配了一些药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神叨叨的说:“去都去了,你怎么不让她顺道开几幅美容养颜的方子?”

    宋喜瞥了她一眼,“你怎么不去要?”

    韩春萌瘪瘪嘴,“秦主任就认你,她知道我是谁啊?”

    宋喜闻言,下意识的笑说:“你是全医院最可爱的大萌萌啊,哪个部哪个科不认识?”

    韩春萌顺势一仰头,拨了拨额角的碎发,“那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下午,宋喜刚下手术台,有人通知她去楼上找院长。

    宋喜换了身衣服乘电梯上楼,敲门进了院长办公室,院长看见她,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,这回,热情更甚。

    “小宋来了,刚下手术吧?来,坐。”

    宋喜微笑着问:“院长,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院长先是表扬她冒雨救人的举动,说家属已经联系院方,马上就送锦旗过来。

    宋喜如今莫名听不得锦旗二字,想到锦旗就想到乔治笙,想到乔治笙,她还忍不住的要笑。

    看到她眼底的喜色,院长频频点头,“我早说你年轻有为,这件事儿办的很漂亮,不仅你自己,医院也跟着面上有光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卫生局的陶局长亲自给我打了个电话,点名表扬你的行为,为我们医生行业赢得社会上更多的认同和尊重,陶局长还说,他前些天出差不在夜城,回来才听说卫生局跟咱们之间有些小误会,他亲自澄清,之前的传闻都是假的,心外的新项目已经审批通过,我们这边随时可以继续开展,然后叫你也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宋喜心底有些意外,这件事儿的结果确实是往好的方向走,但不至于卫生局局长亲自慰问吧?

    面上不动声色,宋喜回道:“我没关系的,其实那天也是我个人行为欠妥,差点儿给院里带来麻烦,回去后我写检讨递上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院长马上道:“不是你的错,你写什么检讨?陶局长今天还给我批评了,说像你这么优秀的青年医生,受了委屈院方必须及时沟通,怎么能让热血的医生寒了心?幸好是有人及时跟陶局长沟通前后因果,不然这误会不闹大了嘛。”

    宋喜一听,看来是有人去敲了卫生局局长的警钟,然后才一级一级往下传,看院长的态度,百分百是误会她背地里找人了,可她没找谁啊,难道是东旭…

    想到一半,宋喜恍然大悟,不会是齐未吧?

    见她沉默,院长又好一番的安慰,然后无一例外的把责任推到副院长头上,怪副院长没有传达好他的本意,让宋喜以后有任何困难,都直接上来找他。

    宋喜心里怀着特别大的疑问,赶紧敷衍完从办公室出来,等到下楼走至无人处,她想了想,还是决定给齐未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打过去,宋喜琢磨着该怎么跟他开口,若真是他找的人,那她欠的人情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
    齐未关机了,宋喜微愣,没办法,只能暂时等等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