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313章 每个人想的都不同

第313章 每个人想的都不同

    宋喜短信发出去将近一个小时,元宝才给她回了一条,很客气的说不用担心,一切都好。

    宋喜掂量着一切都好四个字,怎么可能一切都好?

    她很想问问乔治笙怎么样了,可猜也猜得出来,乔家那边不说乱,悲痛是一定的,元宝要是不忙也不会现在才回复她,算了,别给人添乱,所以宋喜只回复两个字:谢谢。

    原本今天按计划要去闽城,现在行程取消,宋喜有一整天的时间,她睡不着觉,也看不进去书,只好坐在飘窗前出神,心想着不要到处乱跑,保不齐乔治笙什么时候会找她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刚过,宋喜手机响起,她马上拿起来看,发现是韩春萌打来的,心底片刻间的失望,紧接着又暗嘲自己想太多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宋喜打招呼:“大萌萌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声音紧张的问:“小喜,你没去闽城,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宋喜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没去闽城?”

    韩春萌回道:“齐未打电话给我,说你朋友临时有事儿,他还以为是我,我说不是我,他让我打给你问问,别真有什么急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喜提不起什么精神,轻声回道:“没什么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急着道:“能不担心嘛,到底怎么了?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一个朋友的爸爸去世了,今早的事儿,所以临时取消去闽城的行程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下意识的松了口气:“你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紧接着补了一句:“什么朋友?我认识吗?”

    宋喜望着窗外,准确的说是望着别墅门口方向,轻声回道:“你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叹气:“哎,人有旦夕祸福,让你朋友别太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无精打采,声音也是略显平淡:“你帮我跟齐未说一下,我真的没事儿,就是不好意思,又爽约了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道:“齐未很担心你,隔着手机我都听得出来,感觉他好像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宋喜面无表情的道:“我现在不想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跟宋喜认识这么多年,知道宋喜是真的往心里去了,所以才会懒得掩饰,闻言,她忙道:“好,那我不吵你了,你有什么事儿随时给我打电话,拜拜。”

    跟韩春萌道了别,宋喜挂断电话,继续望着大门口出神。

    八成乔治笙不会回来吧。

    这次宋喜猜对了,从早等到晚,天都黑透了,乔治笙也没回来,宋喜终是在房里等的焦躁难耐,本想给元宝发条短信问问,可转念一想,干脆直接打给乔治笙。

    大家同一屋檐下,就算是朋友,问一问怎么了?

    不给自己迟疑的机会,宋喜直接拨通电话,听着手机里面传来的嘟嘟声,宋喜心里莫名的紧张,她也不知道在紧张什么。

    忘记里面响了几声,突然嘟嘟声消失,宋喜还是看了眼屏幕才确定电话已经接通,她马上‘喂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手机中终于传来乔治笙的声音。

    宋喜听到他的动静,一瞬间说不出是担心还是挂念,脑子一片空白,她下意识的问: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等了数秒,等来一句:“嗯。”

    宋喜有很多话想说,可是话到嘴边,她只是道:“那就好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随时打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忙吧,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不待乔治笙出声,宋喜这次率先按下红键。

    鼓足了一天的勇气,终于拨通了乔治笙的电话,可是说这两句,还不如不说,宋喜发现她挂断电话之后,心里更加难过。

    乔治笙从未在她面前表现过任何伤心欲绝的模样,可她就是莫名的替他心疼,可能是乔顶祥去世后,他第一时间对任丽娜说了一句,别难过,有我在。

    于子女而言,父母在,人生还有来处,父母不在,人生只剩下归途。

    于夫妻而言,其中一个走了,余生漫漫长路,只盼终有一日和你聚首。

    乔治笙失去了父亲,但他不能让任丽娜觉着孤苦无依,所以他第一时间站出来,用承诺的方式告诉她,即便乔顶祥不在了,他以后也会保护好她。

    可谁又来安慰安慰他,给他一个可以发泄痛苦的怀抱呢?

    宋喜坐在床上,不知不觉鼻子酸了,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说乔治笙有多厉害,可就在凌晨,她看见了他的柔软,包裹在坚强之下的柔软。

    隔天宋喜去上班,眼睛还有些肿,韩春萌知道是什么原因,除了安慰也只剩下无奈,甚至叫宋喜节哀顺变,说完马上又呸呸呸三声:“我说错了,又不是你家里人。”

    宋喜暗自叹气,心想她出生就没见过奶奶,爷爷在她五岁多的时候去世,那时候她还小,有印象,但印象不大深,身边亲戚朋友又少,基本没碰见过这种事儿,更别说是亲眼看着咽气儿。

    昨晚乔治笙没回来,她今天也没给他打电话,不是怕上赶着,就是怕打扰他,反正她心里有数,只要乔治笙需要,她是绝对会第一时间赶去帮忙的。

    一连三天过去,乔治笙从未回过翠城山,也没给宋喜打过一通电话,外界也没传出任何乔顶祥去世的新闻,若不是宋喜亲眼所见,她不会相信乔顶祥真的已经去世。

    直到第四天,宋喜接到某人打来的电话,说是宋元青想见她,叫她有空去一趟。

    宋喜现在就是惊弓之鸟,生怕自己家里人有什么事儿,都没等到下班,挂断电话就请假跑去看他。

    这还是宋元青第一次叫人从里面带话给宋喜,叫她过来一趟。

    宋喜看到宋元青的第一秒,忙神情紧张的问:“爸,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她将他从头看到尾,就怕他有个三长两短,宋元青赶紧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:“别怕,我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宋喜问:“那你怎么突然叫人带话给我?”天知道她来的路上,吓得一张嘴心都能吐出来。

    父母两人隔桌而坐,宋元青看着宋喜,不答反问:“乔顶祥去世的事儿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宋喜神情一变,慢半拍才轻轻点头,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宋元青又问:“乔治笙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宋喜把那日的经过一说,宋元青眼中流露出模棱两可的神情,沉默半晌才道:“小喜,你也知道乔治笙肯跟你结婚,是因为我手里有他爸的把柄,现在乔顶祥去世了,乔治笙未必肯继续遵守约定。”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