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316章 费心让他高兴

第316章 费心让他高兴

    乔治笙听她如此说,忽然想到很久之前元宝跟他说过宋喜的家庭背景,当时他烦躁的很,根本不想听,可对于宋喜她妈,他还是记忆深刻,因为元宝说了这么一句:“放弃宋元青可能是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儿,毕竟人家后来升了夜城市长。”

    那时无论乔治笙还是元宝,对于宋喜都是不喜欢的,所以口吻嘲讽打趣无可厚非,可是眼下,乔治笙无法拿这种事情跟宋喜开涮,哪怕玩笑的口吻都不想。

    薄唇开启,他声音淡淡的说:“你爸找女人的眼光并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宋喜没有不高兴,反而顺势说道:“可能我爸把眼光都放在仕途上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似是突然想到什么,她又自嘲的补了一句:“官儿倒是做的不小,就是没有持之以恒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刚想心软安慰她一下,就看到宋喜忽然勾起唇角,淡笑着说:“我爸这辈子最有眼光的就是生了我这么个好女儿,其他的都是次要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乔治笙眼底的柔和转化成无语,嘲讽的口吻道:“真好意思说,你哪儿好?”

    宋喜美眸微挑,出声回道:“我长得好啊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瞬间被噎了一下,竟是无言以对,但他又不想轻易被挫,所以‘哼’了一声,以示不屑。

    宋喜是故意想逗他讲话,直接坐在飘窗边,看着他道:“阿姨这几天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乔治笙顿了一秒才反应过来,她口中的阿姨指的是仁丽娜,薄唇开启,他声音如常:“总之不会是节哀顺变。”

    宋喜早有预料,黑白分明的目光中透露出无奈,轻声道:“人这辈子的缘分就是这样,都说一辈子,哪有人真能幸运的和谁走一辈子?父母陪我们开始,夫妻陪我们过程,儿女送我们走完最后一程,其实仔细想想,都是一段的缘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爸是寿终正寝,这辈子什么都见识过,什么都体会过,不亏了,而且有你照顾你妈,他也不会担心,你别太难过,也叫阿姨想开点儿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听着宋喜鼓励中带着淡淡伤感的话,莫名的觉着心塞,尤其是夫妻也是一段的缘分…

    就是为了反驳她这句话,他开口道:“那要看是孽还是缘,是孽早断了早好,要是有缘,兜兜转转还是会遇到。”

    宋喜听后忽然想到许久不见的沈兆易,不着痕迹的垂下视线,遮掩住眼底的神情,她很轻的回了句:“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喜欢她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,开口说:“只要想做,没什么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抬起头,朝他看去,一脸认真的说道:“那你倒是努力睡觉啊,都失眠十年的人了,还好意思说‘有志者事竟成‘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没想到,他好心好意的鼓励她,丫竟然趁其不备戳他软肋,沉了脸,他冷眼瞥着她,低沉着声音反击道:“你成天自诩医术了得,折腾了这么久,也没见你把我治成什么样,你是真不怕我送一块儿庸医的牌匾去你们医院?”

    宋喜当即美眸一瞪,乔治笙以为她怕了,结果她一本正经的说:“你能不能等我先定完职称再送?我还等着升职加薪呢,俗话说得好,挡人什么路都别挡财路,搞不好容易闹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忍不住嗤笑:“威胁我?”

    宋喜果断的摇摇头,“我怕你逼死我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无声的哼了一声,算她还有点儿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其实宋喜不仅有自知之明,她还很有眼力见儿,看乔治笙这副模样,她出声问:“你这几天都没怎么休息吧?吃过饭了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微垂着视线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宋喜起身道:“那我去做,你先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抬眼看向她,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眼神中赤裸裸的不信任,甚至是防备。

    宋喜强忍着不白眼儿他,开口说:“我就这么一个拿手的,你也别指望我能做出什么花儿来,正好我也饿了,我多做一点儿,你十五分钟后下来吃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没应声也没反驳,宋喜从窗边往门口处走,经过沙发前,长辈对小辈的口吻说:“别抽烟了啊。”

    待她走后,乔治笙才后知后觉,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像仁丽娜?莫名的带着一丝宠爱。

    仁丽娜是管不了他,平时见面的时间也不太多,既心疼又想放纵,但宋喜不一样,她是单纯的想让他克制,毕竟他抽烟会影响她的治疗,回头他睡不着还要骂她是庸医,她最听不得这个。

    想起她说让他晚一点儿再送牌匾,乔治笙眼底浸染了一抹淡淡的笑意,天晓得这是他这么多天以来,真正短暂的开心。

    宋喜下楼赶紧奔向厨房,她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这么想进去,但她就是感受到那股强烈的冲动。

    八成是医院待久了,看不得有人受伤,哪怕是心里的伤,看见了就想帮着治一治,哎,没办法,谁让她人美心善呢。

    乔治笙掐着时间下的楼,他换了身衣服,虽然还是一身黑,但他每件衣服每条裤子宋喜都能一眼看出不一样来,他还洗了个澡,刮了胡子。

    宋喜元本想夸他一句帅,但想想还是算了,别马屁拍到马腿上,回头再让他踹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拉开椅子坐下,宋喜端了一大碗疙瘩汤到他面前,他没有马上动筷,而是等到她又端了个小碗在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宋喜说:“快吃吧,吃饱了才有力气难过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拿着勺子,刚舀了一勺,还没等拿到嘴边,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,瞥了眼屏幕,乔治笙马上放下勺子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因为离着近,宋喜又担心有什么急事儿,所以故意停下来抬眼看着他,因此清晰听到手机中传来一个年轻的女人声音,低落的说: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上看不出喜怒,不答反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女人说:“我不想一个人待着,心里难受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,乔治笙眼底清晰的流露出悲伤跟心疼之色,宋喜还以为自己看错了,他还会有这种反应?

    结果他的话印证了宋喜并没有看错,因为乔治笙说:“我现在过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他放下勺子,没看宋喜,径自起身说;“你吃吧,我走了。”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