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326章 难得的柔弱

第326章 难得的柔弱

    宋喜中午跟顾东旭生了点儿气,他说她被假乔太太的名号给收买了,宋喜回手一句:“甭管真假,你也得叫我一声小舅妈!”

    来啊,互相伤害啊。

    俩人倒也不至于真生气,但因为乔治笙,表面的和气是没有了,因为宋喜站乔治笙,他觉得她是帮理不帮亲,但顾东旭就是觉着她重色轻友。

    外面雨一直在下,只有大小之分,宋喜没什么胃口,中午喂了猫猫狗狗,自己只吃了一袋芝士面包,喝了半杯牛奶。

    下午她坐在窗台上查资料,准备论文,往常工作状态她都是全身心投入的,但今天却总是隔三差五的走神儿,一会儿抬头看看窗外,一会儿招猫逗狗。

    自己都觉着没走心,那是真的没走心了,宋喜干脆放下手中东西,专心的一边撸猫一边望着窗外发呆。

    晚上宋喜煮了意大利面和土豆肉沫卤,其实味道真的可以,但她没什么胃口,便宜了小狼狗。

    熬到夜里十一点多,宋喜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临睡前还在想,八成乔治笙今晚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然而才睡着没多久,她被手机铃声吵醒,迷瞪着睁开一只眼,宋喜看到屏幕上显示着‘元宝’来电的字样。

    几乎是瞬间清醒,宋喜划开接通键:“喂,元宝。”

    手机中传开元宝的声音:“不好意思这么晚打给你,你已经休息了吧?”

    宋喜本能回道:“还没有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笙哥回去了,但他今天状态不好,我想带他去医院,他又不肯去,只能麻烦你帮着照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宋喜很快说:“好,他已经回来了吗?我下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元宝应声:“他应该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边回答边掀开被子下床,挂断电话来到二楼,宋喜敲了敲房门,里面没人应,她又加重了敲门声,嘴上说:“我能进来吗?”

    站在门口前前后后半分钟有余,宋喜等不到乔治笙的回答,干脆直接压下门把手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要是他没什么事儿,大不了挨顿骂,要是他真的有事儿,那她可不能见死不救。

    房门推开,门内一片漆黑,宋喜借着走廊的灯光往里走,他这边她早已轻车熟路,拐弯儿来到床边,她隐约看到床边隆起的一长条人形。

    迈步走近,宋喜看到乔治笙背对自己的后脑勺,粉唇开启,她轻声叫道:“乔治笙。”

    他没出声,宋喜又试探性的问: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还是没出声,这回宋喜确定不对劲儿,打开床头灯,倾身过去看他的脸。

    乔治笙双目紧闭,侧脸微红,鼻尖上隐隐有一层汗珠,宋喜二话不说,抬手往他刘海儿下面摸,果不其然,掌心一片温热潮湿。

    竟是发烧了。

    因为有身体接触,乔治笙很缓慢的睁开眼,他眼底一片红血丝,眉头蹙起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宋喜眼带担忧的说:“你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很虚,有气无力大的道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喜眉头蹙得比他还重:“怎么没事儿?你赶紧起来,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耐烦: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径自补道:“出去,灯关上。”

    说这两句话已经耗费了乔治笙所有的力气,他也不管宋喜走没走,兀自垂下眼皮。

    见惯了他生人勿近的警惕模样,如今看他病蔫蔫一副人为刀俎他为鱼肉的样子,宋喜一下子就心软了。

    第一反应是抬手关掉床头灯,她也不是没生过病,生病的人是讨厌强光照着。

    转身下楼,再上来的时候,宋喜已经拎着医药箱,抽出体温计,她走到床边,轻轻掀开乔治笙身上的被子。

    被子下还有浴袍,宋喜秉持着医生眼中患者无男女的宗旨,直接往他抿着的胸口处摸。

    乔治笙特别难受,难受到正常人可能直接晕厥的地步,他却还能强撑着睁开眼,抬手一挡,蹙眉问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宋喜的手灵活避过他的阻挡,“量下体温。”说话间,已经钻进他的浴袍里面。

    他身体滚热,倒显得宋喜的手有些清凉。

    拿着体温计,手指划过他的胸口,把一端塞进腋下,宋喜抽回手,顺势又摸了摸乔治笙的额头。

    已经很明显的发烧,宋喜边摸边道:“晚上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都烧糊涂了,心里很烦躁,本不想回答,但嘴巴却不受控制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我待会儿先给你吃退烧药,然后下去给你煮点儿粥,你不去医院可以,但要看你烧能不能退,你要是不退烧,我只能打电话给元宝,让他过来把你接走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终是蹙眉:“你好烦。”

    房间中没有灯光,宋喜又是背光而立,乔治笙却看到塔脸上的表情,不痛不痒。

    果然,她不辨喜怒的声音随即传来:“我是烦,烦你也拿我没招儿,有本事你起来打我啊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:

    他真的想过打她,但是真的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宋喜转身去了洗手间,乔治笙听到水声,他闭着眼睛,眼球生疼,滚烫,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伴随着轻微的脚步声,她知道他来了,不多时,一片温良敷在脸上,宋喜洗了凉毛巾帮他降温。

    乔治笙是很烦躁,就想一个人待会儿,可他也知道好赖,知道什么样舒服,就比如现在,他浑身烙铁一般的热,就希望凉快凉快,宋喜恰到好处的满足了他,所以他没有让她出去。

    乔治笙刘海儿都被汗湿了,宋喜用湿毛巾给他换了个发型,把额头露出来。

    擦完脸,刚好可以看体温计,宋喜走去走廊看,回来的时候说:“三十九度四,太高了,我们去医院吧?”

    乔治笙本能的一蹙眉,沉声说:“不去!”

    宋喜一听,这句倒是中气十足,颇有没病时候的风采,活阎王就是活阎王,普通人高烧成这样,怕是早就蔫了,再看看人家,啧。

    乔治笙不知宋喜心里想什么,半晌没听她说话,心底还怕她一气之下走掉,结果没多久,宋喜来到床边,手里拿着毛巾,礼貌的询问他的意见:“你出了好多汗,身上湿了,要不要我帮你擦擦?”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