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974章 损人不利己

第974章 损人不利己

    理性或是感性,其实很难以偏概全,再理性的人也有感性的时候,再感性的人也不会一丝理智都没有,这一刻戴安娜脑子里什么都没想,只遵从本心,她想让他上去吗?

    当然是想。

    异性之间的吸引除了说出来的甜言蜜语之外,还有不用说的腹内之音,常景乐跟着戴安娜一起上楼,没有拿花。

    乘电梯上楼途中,两人还在闲聊今天的电影,彼此都像是特别淡定的样子,实则欲盖弥彰,果然等到她把房门打开,拿了拖鞋给他,常景乐才换好鞋,没等她往前走,便迫不及待的把她重新拉回到身前,俯身吻她。

    戴安娜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好久,一直存放在想象中的画面,如今终于在现实中发生,比想象的更加清晰,就连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紧张收缩。

    他身子往前一压,她后腰抵在门口柜子上,属于男人原始的占有欲和压迫感,让人在激动之余也萌生了丝丝怯意。

    别看常景乐平日里笑容满面仿佛牲畜无害,实则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,野兽凶猛,严禁撩拨。

    戴安娜深知他的失控,也深知他失控的原因是她,他越是急迫,她越是要火上浇油,双手紧紧环着他的脖颈,她在他舌头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,常景乐微微吃痛想要收回,她偏咬着不放。

    他只能停下来,缓缓睁开眼,玄关处亮着灯,他能看见她脸上的白皙皮肤,可惜两人距离太近,他反倒有些看不清她眼底的神色。

    戴安娜是得意,不无挑衅,想着叼住了他的命门,看他还怎么撒欢。

    常景乐将戴安娜抵在柜子上,哼了一声,其实是想说疼,戴安娜故意挑事儿:“森么?”

    她也说不清楚话,但比起他好得多,常景乐连着哼了好几声,但传入戴安娜耳中,不过是一二三四声高低起伏的‘哼’而已。

    闹了他一会儿,戴安娜于心不忍,松开牙关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咝……”常景乐合上嘴。

    戴安娜抬眼问:“疼吗?”

    常景乐拇指擦了下自己唇角,“口水差点儿流下来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忍着笑,一脸嫌弃的道:“你要真流下来,我立马让你走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漂亮的桃花眼睨着她,压低声音说:“让我走?没听过请神容易送神难吗?”

    戴安娜被他看得浑身过电似的酥麻,衣服下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,她嘴上不饶人的回道:“就你还是神?二郎神还是门神?”

    常景乐重新低下头,两人鼻尖几乎碰在一起,他唇瓣开启,充满诱惑的说道:“管他什么神,能把你镇住的就是好神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瞥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唇瓣,几乎看不到任何唇纹,饱满,丰盈,带着湿润的光泽,本想来个欲擒故纵,可脑子突然一片空白,她反其道而行,下巴一扬,主动贴上去。

    之前未完成的此刻继续,都说再而衰三而竭,可这一次的炙热明显比上一次还要浓烈,她将他的衬衫下摆撩起,他摸到她裙子背后的拉链,她懒得解开那些细小的暗扣,直接把手从下面伸进他衬衫当中,摸到他内里光滑紧实的肌肉,他也顾不得找她裙子上除了拉链之外的‘开关’,干脆摸到膝盖上的裙底,往上一推。

    他双手卡在她纤细腰间,戴安娜左腿擦着他的裤管一路向上,直到他腰间,他用一只手捞住,她另一腿顺势抬起,整个人吊在他身前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,从玄关穿过客厅,迈步往主卧方向走,不是第一次来她这儿,好多次都想直奔主卧,今天终于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戴安娜被常景乐压在柔软的大床上,他一边吻她,一边褪着她身上衣裙,指尖所到之处,让人心悸又冲动。

    她只剩贴身衣服,他也是衬衫长裤尽褪,两人缠在一起往床内滚,寂静的夜里,本来只听得见男人压抑又渴望的喘息声,结果随着他翻身下压的重量,被子里忽然传来一抹柔软,以及动物刺耳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常景乐着实被吓,本能带着戴安娜翻身往反方向滚,混乱中他没看清右侧就是床尾,等到身体一空之时,已是来不及,只好尽可能的把怀中戴安娜护住,戴安娜是全程最懵逼的一个,最先听到那声尖叫时,她已然后悔,因为知道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韩春萌昨天才把可乐送来,一定是常景乐把可乐给压到了,然而还没等她反应,某人带着她连续两个,不,是一个半翻滚,竟然一头栽到地上。

    她床不算高,床下又铺着地毯,摔一下应该不会疼,但戴安娜却听到常景乐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又惊又吓,在他怀里缩了差不多五秒钟,戴安娜放松身体,抬头道:“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常景乐‘咝’了一声:“我撞到什么东西了……”

    戴安娜爬起来去开灯,心底还想,床尾下面什么都没放,他能撞到什么东西?

    灯打开,戴安娜赶紧跑到床尾,此时常景乐已经坐起来,一只手捂着耳后,待到重新拿到面前,赫然看到掌心中的丝丝血红。

    戴安娜也惊了,绕到他身后一看,地毯上放着一个魔方,常景乐从床上掉下来,脑袋正好磕在魔方上面。

    满眼紧张,戴安娜忙道: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俯身看向常景乐耳后,耳朵后面没长头发的地方,划破了一条血道子,乍一看还挺深,虽然血没流下来,但特别恐怖。

    戴安娜急得不行,“快点儿穿衣服,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入眼就是穿着一套黑色内衣裤的戴安娜,抬手握住她的手腕,他出声说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蹙眉说:“什么没事儿,你后面都划破了,赶紧去医院看看,免得感染发炎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耳后火辣辣的,可是美色当前,他是要色不要命,腻着戴安娜还想继续,戴安娜脾气冲,真想一脚踹死他,挣脱他的手,她走去一旁把他的衬衫裤子捡起来,递给他说:“我没跟你闹,赶紧穿衣服去医院,这魔方是可乐平时玩儿的,别染上什么细菌。”

    说到可乐,戴安娜衣服才穿一半,赶紧去掀被子,满眼心疼,“可乐?”

    被子里面可乐已经不在了,戴安娜满屋子找了半天,喊了好几声,最后‘喵’的一声,可乐从浴室门口走出来。

    戴安娜赶紧过去抱起它,上下打量,“对不起可乐,刚才弄疼你了吧?有没有哪里受伤?”

    可乐可是韩春萌的命根子,要是在她这儿有个三长两短,她没法跟韩春萌交代。

    身后常景乐已经无奈穿好裤子,悄无声息的瞪向可乐,损人不利己,大家都不要好了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