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025章 要她死

第1025章 要她死

    乔治笙陪宋喜聊天聊到快天亮,后来她就不怎么说话了,一直都是听他在说,后来她呼吸逐渐平稳,他知道她终于睡着了。

    轻轻起身,他下床去隔壁房间看了眼孩子,随后迈步下楼,戒烟一年多,他自控能力向来很好,哪怕以前烟瘾那么大,这期间也没有非抽不可的念头,可眼下他想抽根烟,平复一下内心几欲喷出的杀人冲动。

    没错,他是想杀人的,这个人就是盛浅予,她终究一步步磨平了两人之间所有的情分,从昔日的恋人,他以为的朋友,随后是陌生人,敌人,如今,他当她是除之而后快的仇人。

    盛浅予专门挑在昨天这样的日子刺激宋喜,想必她也一定知道宋喜患有产后抑郁,那她的目的就不是单纯的想要恶心人,而是想让宋喜死,她知道宋喜有个三长两短,他一定是最心如刀绞的那个。

    为了报复他,她可以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乔治笙打开大门,站在门口抽烟,院子里是他叫人移过来的金桂树,郁郁葱葱的绿,大片大片的金,风一吹就有自然的桂花香飘过,浓郁又不腻人,宋喜还在住院的时候,他就说在树下给她做个秋千,天气好的时候就出来推她玩儿。

    他想看到她高兴的样子,却偏偏看到她满脸的眼泪,她那么难过,却还努力的反过来安慰他,他以为她会崩溃,会歇斯底里,事实上她确实一度崩溃,可崩溃过后却是默默地企图用理智消化,哪怕所有人都看到她的软弱,而他却看到了她骨子里的倔强和坚强。

    她的坚强从始至终,经历了这么多,从未想过放弃或者低头,就连宋元青都以为是他在护着她,可乔治笙眼看着宋喜是怎么走过来的,很多时候,他会恍惚她比他更强大,这种强大不是外界的实力,而是心灵上的不屈。

    一根烟快要抽完的时候,乔治笙把剩下的掐灭,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电话接通,里面传来一个男声:“笙哥。”

    不是元宝也不是佟昊。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查一下盛浅予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,他转身回去,上了二楼,轻手轻脚的推开主卧房门,宋喜还保持着他离开时的姿势,睡熟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走近,抬起她的手腕,想要把她露在外面的胳膊拿回被子里面,只是一个小动作,宋喜眼皮下的眼球就微微一转,他不敢再动了。

    以前她的睡眠质量是雷打不动,之前还在聊两人去岄州找程德清的时候,她在地上睡得像是一只壁虎,起来喊腰疼,睡觉也没耽误。

    从生宝宝的前两个月一直到现在,她始终没有睡好,先前是肚子太大,睡不安稳,生后则是心情大起大落,睡不实在。

    原本这些天情况已经有些好转,范洁也说不用太担心,结果盛浅予这么一闹,宋喜嘴上不讲,怕是心里早就反弹到最初,不然她不会主动提去医院看病。

    该有多难受?她都分不清楚这是真实情绪还是病情作祟,所以她只能说自己病了,安慰他不要担心,她很快就会好的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已经从纯黑泛出一抹灰白,乔治笙手机响了,他调了静音,看到屏幕显示来电,起身出去接。

    还是先前他打电话的人,男人说:“盛浅予人在阜翔医院,方慧最近住在心外9层vip03号房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什么都没说,挂断电话后,换了身衣服出门,他开车才刚出院门口,只见不远处停着一辆熟悉的车子,果然,看到他的车,对面车几乎同时打开正副驾车门,元宝和佟昊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走近,乔治笙降下车窗,掀起眼皮道:“来这么早,找我有事儿?”

    佟昊没有拐那么多弯子,面无表情的说:“你回去吧,我去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白猛可以,我让他办的事儿,他还特地知会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是我告诉下面人,让他们接到电话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他就知道乔治笙不可能这样算了,果然熬了一夜,还是没熬过去。

    乔治笙面色淡淡,就像是开车出去给宋喜买个早点一样,口吻如常的说:“不关你们的事儿,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佟昊说:“宋喜和孩子还在家,这个点儿你应该回去睡觉,一点儿小事儿,我去就可以,你等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目光略沉,薄唇开启:“你们别耽误我时间,他们没醒我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开车要走,元宝单手扣在车玻璃上,另一只手伸向里面,像是从乔治笙要东西,表情紧绷却不退让。

    乔治笙一眨不眨的跟他对视,似是过了五秒,他打开储物盒,从里面拿出一把枪,递到元宝手里,眼神儿似在说:松手。

    元宝没有放手,而是开口说:“你想自己去可以,开我们的车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冷着一张脸,显然已经动了肝火。

    佟昊眉头一蹙,似是嫌元宝客气了太久,他干脆伸手去拉车门,然后硬着头皮又要去解乔治笙的安全带。

    乔治笙伸手一档,沉声说:“你是不是皮子痒了?”

    佟昊手很快,抽回来的时候,顺势摸走乔治笙别在后腰处,挡在外套下的一把枪,拉着脸,却又忍不住火爆的脾气,出声说:“做个人而已,还用得着你亲自动手?你想让她怎么死,我绝对让你满意!”

    乔治笙被拔了枪,忽然长腿一迈跨出车里,阴冷着一双眼,一字一句的道:“她怎么死不要紧,最重要是清清楚楚知道,自己死在谁手里。”

    见了太久乔治笙和颜悦色的模样,都快忘了他是有仇必报,必要时刻心狠手辣的人,此刻看到他的眼神儿,没人会怀疑他要盛浅予死的心,因为盛浅予碰到他的逆鳞,戳到他的软肋。

    他狠起来,元宝和佟昊也未必拦得住他,而且就算拦得住这次,下一次怎么办?

    元宝拦住企图撸胳膊挽袖子打算强整的佟昊,心平气和的对乔治笙说:“宋喜不会希望你杀人,哪怕对方是盛浅予。”

    只是一句话,乔治笙眼底明显划过一抹动摇,就像被仇恨蒙的密不透风的布,一不小心被戳了个窟窿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