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042章 是常家连累了她

第1042章 是常家连累了她

    都说流氓会武术,谁也挡不住,其实最要命的还不是会功夫的流氓,而是老流氓,遇到流氓应该打,可传统又说该尊老爱幼,所以遇到这种为老不尊的,除了站着吃亏也没别的方式。

    视频被传到网上,曹玉英义愤填膺的‘五个亿’再次成为热议的焦点,一部分人想当然的阴谋论,把戴安娜定义为专门掏空夫家财产的心机女,如今摇身一变,成了夜城知名餐厅的老板,又傍上了富二代常景乐,典型的心机婊上位路线。

    黄聪家里是做生意的,原本就有些底子,戴安娜她爸退休前是当地不小的官儿,但当官的不能贪污,所以戴家一定是没有五个亿的,那这些钱哪儿来的,还不是黄家的钱?

    这是正常逻辑,也恰好钻了一个空子,黄家能从小富混到大福,十之七八靠了戴家当初的人脉和关系,戴父不要黄家一分钱,只希望黄聪能对戴安娜好,所以后来戴父退休,黄家也举家搬到国外。

    戴安娜本身很有生意头脑,在国外的时候不少生意都是她在打理,所以与其说这些东西都是黄家的,不如说是套了黄家的壳子,出力的大部分是戴家人,但偏偏这些东西中的大部分都不能对外讲,比如如何靠戴家的人脉关系?

    这都是太敏感的话题,说了就是给戴家找麻烦,哑巴吃黄连,有口说不出。

    但外人不明白也就算了,黄家人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摆明了要往戴安娜身上泼脏水,戴父戴母皆是愤怒异常,毅然决然的要跟黄家撕破脸,告曹玉英名誉诽谤,并且迅速找好了律师。

    短短时间,黄家两口人都被关押在警察局里,虽然事情不大不小,可没人保释也不会提前释放,黄聪他爸人在夜城,只是听说犯了病,在医院住院,根本起不来。

    普通老百姓最爱看的热闹,一个是感情八卦,一个是阶级矛盾,常景乐,戴安娜和黄聪三人占尽了‘天时地利人和’,想不被关注都不行,大家关注的不仅是三人究竟能闹到何种地步,更关心黄家会是什么样的下场,毕竟常家可以说是树大招风了。

    常景乐一边要照顾戴家的心情,一边又莫名愧对家里,心里压力很大,大倒不是因为其他,而是觉得自己没能做好,没保护好戴安娜,也没能让常斌省心。

    但是破天荒的,常斌竟然没有丝毫责怪,事实上他这几天非常忙,基本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常景乐提前跟蒋文娟交了心,出了这种事情,戴安娜是最大受害者,千万别在这种时刻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蒋文娟懂他的意思,他是怕家里在这样的当口让他跟戴安娜分开。

    怎么会?

    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乔治笙主动找了常景乐,常景乐愁的没心情捯饬,穿得‘朴素’,下巴上一圈儿微微的胡茬,就这样从t台跌落凡间。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你以前总说自己没心没肺,现在体会到有心有肺的滋味儿了?”

    常景乐下意识的叹了口气,语气低落的说:“我现在就想弄死黄聪,但又怕连累我家,不弄,替戴戴心疼,这口气儿上不去也不下来,憋得慌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想开点儿,跟你没关系,跟戴安娜也没关系,是有人做好了陷阱往你们身上砸,躲也躲不掉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闻言,眼皮一挑,看向对面的乔治笙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答反问:“从出事儿到现在,你爸没有说过什么吧?”

    一语中的,常景乐眉心微蹙,几秒后道:“我就纳闷儿,以我爸的脾气,就算明知不是戴戴的错,也会怪我为什么大把的好姑娘不找,罗里吧嗦,但他这次什么都没说,安静的诡异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那是因为你爸感觉到了,这次的事儿,不是戴安娜连累常家,反倒是你们家连累了她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当即眉头蹙起,满眼意外的望着乔治笙。

    乔治笙面色如常,不急不缓的说:“我叫人查了黄家在加拿大的生活状况,当初戴安娜跟他打完离婚官司,当地法院判大部分的财产都给了女方,黄聪手里不动产加现金可能不到两个亿,离婚后他跟小三儿在一起鬼混,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,经理人圈钱跑路了,小三儿以怀孕的名义要求房产加名,黄聪同意,但没多久小三儿就把孩子给打掉了,因为孩子根本就不是黄聪的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听到嗤笑,不知道该骂一声傻逼还是报应。

    乔治笙继续道:“公司成了空壳,黄聪找律师跟小三儿打官司,但是孩子没了,又没有证据证明他在添加女方名字的时候是否是心甘情愿,所以官司就算打下去,也是耗时耗钱,更何况他手里没有多少现金,最后只能已房价的四成兑换现金给了小三儿,整套折腾下来,他就落下一套房子,外面还有外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乔治笙拿出一个文件夹,道:“人要是烂到这种地步,绝对会想着以小博大一夜暴富,我让人去查他近一年的各大赌场记录,果然,欠了赌场四千多万,现在就连房产也被抵押了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打开文件夹一目十行的扫了一眼,冷眼道:“所以他想到戴戴?”说着,他再次看向乔治笙,“可你说是我们家连累了她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往后看,最后一张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翻到最后一张,那是黄聪在某赌场一夜之间的进账记录,“两千万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觉得以他这种人品和运气,凭什么让他赢两千万?”

    常景乐道:“想要一天输两千万都不容易。”顿了顿,“你怀疑有人故意用赌场洗钱给黄聪,其实是收买他,让他打着回夜城找戴戴的名义,其实……是冲着我家来的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声音越说越低,却从狐疑渐渐变成了肯定,在看到乔治笙那张不置可否的面孔时,更加笃定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我爸没找戴戴麻烦。”常景乐豁然开朗,同时也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黄聪看似跟常家并无半点瓜葛,完全是戴家这边的人脉,而且无论出现的时机还是把握的火候,完全都像是一个无赖缠上了前妻,谁能想到,这背后竟然是欲盖弥彰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