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051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

第1051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

    若不是乔治笙在背后做好事儿不留名,这股火也不会烧到董家人头上,党毅今天在会上也不会这么痛快,他毫不吝啬溢美之词,在宋元青面前好生夸赞了一番乔治笙。

    心情大好,党毅想好上加好,所以给党贞打了通电话,对方接通,他笑得像个没脾气的女儿奴,声音都圆润了好几分,问:“沅沅,在忙吗?”

    党贞声音如常,不冷不热的回道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党毅道:“你在工作的地方还是在家?”

    “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正好,我一会儿顺路经过,你要是有空,我就上去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儿上,党贞也不能拒绝,应声说:“你来吧。”

    只三个字已经足够党毅开心的了,挂断电话,他吩咐人备车,先去夜城一家老店铺去买党贞最爱吃的果脯,她不是酷爱甜食的人,但却一直喜欢吃果脯,还只吃这家老店的。

    早些年党毅想要投其所好,买了很多各式各样的甜食点心给她,她都无动于衷,后来问过才知道,她说只是喜欢小时候的味道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味道,不如说是记忆,儿时的东西很少,无论吃的还是玩儿的,哪怕是生在党家,可就是这份‘别无他选’,才成了如今的‘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’。

    党毅亲自去店里面挑选了党贞喜欢吃的果脯,司机帮他打开车门,他弯腰坐进去,待到车子平稳前行,司机笑着跟他聊天,“您最近跟二小姐的关系只能用突飞猛进来形容了。”

    党毅闻言,眼底隐含笑意,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您这个月都第二次去二小姐家里做客了。”

    党毅终是勾起唇角,喜上眉梢,虽然普通人家爸爸去看女儿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可他家的情况毕竟不普通嘛。

    党毅说:“是她心情好。”

    司机道:“看来二小姐很喜欢她的新朋友。”

    党毅‘嗯’了一声,欣慰的同时也有些吃味,吃味自己在女儿心目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司机说:“您看,您稍微放松一点儿,您跟二小姐之间的关系就一定会有所缓和,等到二小姐身边的朋友多起来,没准儿哪天就找到自己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党毅第一反应就是乔治笙的圈子里谁适合党贞,首先元宝和佟昊一定不行,他们是刀口上舔血的人,说句难听点儿的话,有今天没明天,党贞同意他也不能同意,除了这俩单身的,其余的像是家里做文化生意的阮博衍,被邵一桐选走了,常斌的儿子倒也适龄,跟戴安娜闹得满城风雨,愁的常斌头发都白了。

    没错,党贞身边可能会遇见的人,党毅早就叫人查清了,然而没有合适的人选,“慢慢来吧,我也帮她物色一些。”

    来到党贞家门口,党毅按门铃,她开门让他进去,先是说了声‘坐’,然后道:“我去趟厨房。”

    看她快步往厨房走,党毅着实意外,这个女儿,从头到脚没有一点儿像官家小姐的地方,除了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,别说做饭了,她对饭都没什么兴趣,吃东西也就是为了活着。

    所以党贞进厨房,党毅好奇的跟过去看,走近之后才发现,她站在蒸锅前,正全神贯注且小心翼翼的把一个盘子往盖帘上放,党毅见状,忙道:“我来我来,你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党贞没有把盘子给他,到底自己颤颤巍巍的放上去了,党毅看着盘中的小饺子,出声道:“你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党贞开了火,盖上锅盖,好似已经做完一桌满汉全席的满足表情,出声回道:“蒸饺。”

    党毅笑了,“你连蒸饺都会做?”

    党贞下意识的说:“上次吃饭,元宝告诉……”说到一半,她顿了一下,收回喜悦的表情,改口道:“一个朋友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党毅见状,出声说:“元宝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党贞当即眼帘一掀,目光中不无警惕,党毅知道她心中想什么,不得不出声解释:“我知道他是半个乔家人,乔治笙是我一个关系很好的同僚的女婿。我没去打扰你的朋友,顶多也就是跟我朋友聊天的时候提起过。”

    党毅没有全盘否认,但也不能直接承认他去查过元宝,免得惹党贞不快。

    他半真半假,党贞不知是信了还是不甚在意,只是道:“宋元青吗?”

    党毅说:“你还认识他?”

    党贞回道:“我见过宋喜,她还约我有空一起出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党毅微笑,“你要是喜欢,可以多走动走动。”

    党贞没接话茬,党毅自己把话捡起来,“最近在画什么?”

    “童话。”

    “童话?”

    两人没在厨房待着,一前一后去了她的工作室,党贞的桌子上有好多张画好和半成的画,正方形,每一张都有四十厘米长短,党毅随手拿起两张,上面画的是一黑一白两条龙,还有一张上面有两个小孩子,一男一女,一黑一白两条龙分别跟在他们身侧。

    叱咤政坛的党帅每次来党贞这里,都像个好奇老头一样,见什么都意外,这会儿又问:“怎么想起画童话故事了?”

    党贞说:“宋喜先前有些产后抑郁,想送她点儿东西,让她看了能心情好点儿。”

    党毅说:“这么漂亮的画,我看了都喜欢,她也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工作室里聊天,约莫十几二十分钟的样子,党毅抬起头,对党贞道:“你闻到什么味儿了吗?”

    党贞坐在办公桌后,刚想说没有,可她也闻到了,三秒后,她马上站起身往厨房走。

    蒸锅里的水早就烧干了,厨房上空窜起一片呛人的白烟,锅里的饺子拿出来,跟烧烤味儿似的。

    原本党贞还想在党毅面前露一手,证明自己现在生活过的很‘精致’,然而看着就快起火的锅,还是党毅一马当先冲上去把火关了,又待了手套把锅端下来放进水槽里,若是她,怕是急得直接上手端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党毅看着那盘饺子,还是说了句:“拿双筷子给我。”

    党贞问:“干嘛?”

    党毅道:“我女儿第一次下厨,我总得给个面子尝尝。”

    党贞站在原地没动,表情看起来也没有什么情绪上的变化,然而心里面却是一酸,这些年她对他不好,她心里知道。

    看着党毅盯着那盘呛饺子,琢磨着从哪个开始下口的样子,党贞终是于心不忍,暗自叹气,出声道:“你有空吗?”

    党毅转头,党贞说:“楼下有一家饭店,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党毅自然是有空的,两人穿上外套一起下了楼,正往对街走,忽然听得有人叫道:“党贞。”

    党贞和党毅同时转头,但见身后两米外停了一辆车,驾驶席处的车窗降下,一张温润又好看的面孔,穿着一件白色的马海毛毛衣,微微的绒毛抚着他笔直硬朗的锁骨,是两个极端的冲撞,但在他身上就只剩下合适。

    男人下车走来,党贞眼含笑意,出声叫道:“元宝。”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