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052章 发财神助攻

第1052章 发财神助攻

        元宝朝着党贞走过来的时候,已经看到她身边的党毅,党帅在新闻联播里常能看到,因此元宝一眼就认出来,还不等对方说什么,他先礼貌恭敬的颔。

        党贞对党毅说:这是我朋友,元宝。

        党毅露出一抹微笑,听说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元宝说:您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党毅微微点头,随后对党贞道:我先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党毅迈步往饭店走,党贞对元宝说:你怎么在这儿?

        元宝如实回道:帮佟昊过来办点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提到佟昊,党贞脸上的笑容立即变浓,眼中的神色都带了几分意味深长,元宝是真没往这处想,就是随口一说,见她误会了,只好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:最近挺好的?

        党贞点头:嗯。应了一声,现太干,所以反问了一句:你呢?你和佟昊也挺好的?

        元宝早就无奈了,笑着道:都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两人会有这番对话,实则是他们有近一个月没有碰面,因为邵一桐跟阮博衍出国度假去了,他们之间没了媒介,元宝不会主动撩党贞,党贞即便想念四人行的日子,但实在是不好意思主动打电话邀约,所以就这么淡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差点儿以为要失去这两个得来不易的朋友,没想到今晚在她家门口碰到了,他还主动喊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打过招呼,元宝道:你快进去吧,改天有空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句客套话,党贞还是听得出来,这一刻她有种不想轻易结束对话的冲动,所以忽然说了句:之前我答应宋喜送她一件礼物,快准备好了,等我弄完给你打电话,你帮我带给她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元宝说:你还是亲手送她比较好,她一定要当面谢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党贞道: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元宝微笑,进去吧,你爸还在等你。

        党贞同样勾起唇角点点头,看着他掉头离开,她心底隐隐有些失落感就这么走了啊,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碰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饭店,党毅暗自算着时间,嗯,聊了一分半钟,看来关系很好嘛。

        党贞坐下后也不说话,兀自倒茶,党毅是‘读女机’,虽然跟党贞之间的关系一言难尽,可党贞高不高兴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了?他出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党贞抬起头,嗯?没怎么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党毅说:好像有点儿不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党贞道: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党毅也不纠缠,似是闲聊的说了句:桐桐不在夜城,你最近除了工作有约朋友出去玩儿吗?

        党贞回道:最近有点儿忙。

        党毅道:忙着画童话吧,听说你现在一幅画的价钱都在七位数以上,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宋喜,你们关系很好?

        党贞不咸不淡的回道:夜城最好的同声传译,跟朋友说话也不用收费吧?

        党毅被党贞给怼乐了,边笑边道:我不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党贞不语,可表情明明在说,那你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党毅道:你答应送我的画,排上日程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党贞一听,这才恍然,原来他是计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在画了。党贞喝了口茶,出声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党毅立马开心了,都不管是真是假。父女俩难得无风无浪的坐在一起吃顿饭,就连普通饭店的普通菜色,党毅都能吃出珍馐美味来,只想着回头叫人送一块儿匾来——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跟饭店八竿子也打不着,可这是一种心情!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,党毅送党贞回家,她刚进家门就接到一个电话,屏幕上显示着‘宋喜’来电的字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党贞跟宋喜只有两面之缘,一是邵一桐的订婚宴上,二是宋喜龙凤胎的满月酒上,第一次没打过招呼,第二次打了招呼,也顺道留了电话,她没想到有一天真的会接到宋喜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喂?党贞接通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中传来一个女人故意伪装的低沉声音:猜猜我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党贞本想说,我存了你的名字,可刹那间,她开口佯装疑惑,你是?

        女人道:我就知道你没存我号码,伤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党贞马上说:我猜你夫家姓乔吧?

        手机中女人忍不住乐出声,清脆爽朗,过了会儿才道:等等,我先确认一下你的身份,别不是打到算卦热线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党贞闻言也笑了,那我可要收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两人并没有多熟,但这种感觉很奇妙,元宝告诉宋喜,说晚上碰到党贞,党贞准备了礼物要送她,宋喜霎时感动,没想到党贞还记得这回事儿,她以为只是随口一说,客气嘛。

        党贞这边也是第一次接宋喜的电话,如果宋喜上来就是:你好,我是宋喜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她一定跟着客气,你好,我是党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除了客套可能唯剩下淡淡的尴尬,不像现在这般,仿佛两人认识了许久,笑着笑着就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喜说:你后天晚上有时间吗?我想请你来家里玩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党贞紧张又兴奋,除了邵一桐,她也没去过别人家里,没迟疑,她应声说:我有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喜道:那咱们后天晚上见,你喜欢吃什么,我这边提前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党贞道:我不挑食,都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聊了一会儿,确定了时间地点,挂断电话,党贞马上换了衣服冲进工作室,连夜赶制童话故事册。

        转眼到了第三天晚上,党贞开车去往翠城山,别墅外院的大门敞开着,她把车停到外面,下车往里走,偌大的院子,四周墙上挂着星星灯,树上也垂着亮闪闪的灯棒,还有那个照得附近灯火通明的玻璃花房,眺目一望像是进了梦幻游乐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她很难把这么个院子和乔治笙联想到一起,但想到宋喜,她立马就释然了,外界都传乔治笙宠宋喜宠得不行,那日满月宴,她亲眼看到乔治笙把两个孩子塞到旁人手中,满眼只有宋喜,紧紧揽着宋喜下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男人自然是把老婆放在心尖儿上的,别说把院子弄得像游乐场,就算把房子建得像城堡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院子里没人,但旁边停着几辆车,党贞迈步往前走,距离别墅门口还有十来米远,她忽然停下,神情戒备,耳边隐约听到什么东西的喘息声,她几乎不用回头就能确定是什么,可她还是僵着身体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转身,两条半人高的黑背狼犬已经近在眼前,党贞除了眼睛瞪大站在原地等死,连声音都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再有不到两米,它们就要扑到她身上,党贞失声,唯有眼底放大的恐惧,千钧一之际,只听得一个男人的声音:停!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其中一条大狗原地刹车,而另外一条还是站起扑到党贞身上,党贞咻的闭上眼睛,内心已经在唱送葬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元宝从一旁快步跑来,心底暗骂,果然财不是在他身边长大的,根本不听,他一声令下,七条可以乖乖的坐在原地,财就不行了,那是个‘逢美必上’的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党贞闭着眼睛,被财推得一动不敢动,恍惚间有人一把将她拉到身前,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财!

        不财她不知道,有钱也没命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财似乎特别想跟党贞玩儿,一个劲儿的跳起来往她身上扑,元宝一时间竟然管不住,它绕着圈的追她,元宝把她拽的差点儿踉跄,党贞脚下一绊,一头磕在他身上,元宝怕她摔着,本能的伸手一抱。
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