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063章 乱了乱了

第1063章 乱了乱了

    纠结的功夫,佟昊忽然转了下身,党贞也本能的掉头就走,头都没回一下,她不是怕佟昊看见她,她只是怕……哎,元宝可怎么办啊。

    党贞朋友不多,准确来讲,少得可怜,元宝和佟昊都是她的朋友,可朋友犯了错总不能当做没看见吧?更何况这种错误是伤人的。

    一路疾步走回休息室,党贞人生中第一次因为感情的事情儿迷茫,还是别人的感情出现了危机。

    脑海中回放着佟昊跟女人在一起互动的画面,只能用游刃有余,泰然自若,轻车熟路,甚至是乐在其中来形容,这模样,哪里像是不喜欢女人,再想想她看到的佟昊和元宝在一起的画面,并不这样亲密,很多时候佟昊都只是‘耍嘴儿’。

    两相比较,谁重谁轻党贞一下子就看出来了,可如果佟昊已经不喜欢元宝了,元宝是不是还在喜欢着他,而且上次见面两人还好好的,总不至于这两天就分手了吧?

    党贞满脑子都是这件事儿,根本没办法当做视而不见,不弄清楚来龙去脉,她怕是得先元宝之前疯了,终于,在她纠结了两小时十五分零三秒之后,她决定给元宝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这是党贞第一次主动打给元宝,心底说不出的忐忑,心跳如鼓。

    电话打过去的刹那,她甚至有些后悔,可当电话接通,里面传来熟悉的男声,并且叫了她名字的时候,党贞的一颗心渐渐回归平静,身为朋友,她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全神贯注,党贞佯装无意,出声道:“没有打扰你吧?”

    元宝是有些诧异的,可还是温和的回道:“没有,我现在不忙,你呢?今天没工作?”

    党贞心里想着淡定,可脑子却有点儿迷糊,下意识的回道:“今天周末,我放假。”

    元宝好心提醒,“今天好像是周一。”

    党贞,“……我每个礼拜一休息。”

    元宝轻笑,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党贞道:“你跟佟昊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我们不在一起,怎么了,你找他有事儿?”

    党贞掌心的汗都快出来了,毕竟从小到大没做过这种探子的活儿,紧张又忐忑,耳边都是放大的心跳声,她出声回道:“没有,我就是想请你们两个吃饭。”

    元宝温声道:“佟昊这几天挺忙的,估计没空吧,要不你打给他问问。”

    党贞尽量不突兀的打探,“这样啊,他在忙什么?”顿了顿,心虚又补道:“我最近发现一家餐厅还挺好的,想着有时间大家一起去尝尝。”

    说完党贞脸就红了,不知是说假话心虚,还是从来没跟人说过这种话。

    隔着手机,元宝也觉得诧异,心想党贞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以他的敏锐,又怎会发觉不了她的异样,只不过她欲盖弥彰之下,想问的是佟昊吧?

    党贞对佟昊有意思?

    这是元宝的第一念头,虽然有些不可思议,但他的确想不到党贞这般拐弯抹角的打探佟昊还能有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愣了愣,他出声回道:“有外地过来的朋友,他在陪,应该这几天都抽不出时间来,除了吃饭你还有其他事儿找他吗?要是有,你们直接联系。”

    元宝想,到底是党家人,万一|党贞找佟昊有其他事情,也别拒绝的太明显。

    党贞下意识的道:“没有,也没其他的事儿,就是随口一问……”她脑子飞快的旋转,想着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提醒一下元宝,佟昊的确是去见朋友了,可他那朋友也不是什么正经人。

    党贞嘴上说着没事儿,可话却总是欲言又止,元宝心思沉了沉,道:“我今天有空,你说的是哪家餐厅,要不我们先去吃?”

    这倒是党贞没想到的,明显卡顿了一下,她很快道:“好,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见她没有下文,元宝又问:“是哪家餐厅?我来定位子。”

    党贞不过随口一说,哪有什么新餐厅,她是一个特别守旧的人,习惯了去哪儿吃饭,只要那家饭店不黄,她就能一直死守,眼下让她说出个新餐厅的名字,电光火石之间,她特别机智的回道:“我只记得在武德路那里,具体叫什么不记得了,还是我来定位子吧,你什么时候有时间?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那就晚上七点半。”

    党贞应声:“好,我订好位子发给你。”

    这边就就这么结束了,两人挂断电话,党贞赶紧开车去武德路那边看有什么餐厅,元宝这边也万分好奇的抄起手机打给佟昊。

    佟昊接通,元宝第一句便是:“你怎么党贞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能想到佟昊此时一定蹙着眉心,“我怎么党贞了?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刚刚党贞把电话打到我这里,话里话外拐弯抹角的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这个字加上问号往往显得很傻,可这正是佟昊的内心真实感受,这特么都哪儿跟哪儿啊?

    元宝道:“党贞突然对你这么有兴趣,你们这几天私下里碰过面?”

    佟昊终于不‘啊?’了,但特别急躁的回道:“你少往我身上泼脏水,我这两天忙得脚不沾地,上哪儿跟她碰面去?”

    元宝没说话,佟昊道:“干嘛,你还不信啊?我这两天一直跟冯……”他颇为气恼的把行程摊牌,临了还不忘骂元宝,“我特么这费心费力的伺候人,早知道还不如去陪党贞呢,她还好糊弄一些!”

    也不知哪句话或者是哪个字眼,元宝心底忽然就一阵不舒服,说不出的感觉,但他声音还是如常,“我觉得党贞盯上你了,我说你这几天很忙,没空,保不齐她会给你打电话,该怎么说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佟昊炸毛道:“你帮我挡着点儿啊,咱俩这关系,她还想横刀夺爱不成?”

    元宝作壁上观的口吻回道:“早不想跟你演了,你做好当驸马爷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佟昊在手机里头骂娘,说自己躺着都中枪,果然还是被看上了等等。

    其实元宝也有些纳闷儿,党贞怎么会看上佟昊的?关键佟昊跟党贞……真的不合适,别说佟昊这颗瓜不好扭,就算党家当真给扭了,可强扭的瓜不甜啊,以后苦的人还是党贞自己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