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064章 两难

第1064章 两难

    党贞开车来到武德路,其实她对这附近不熟,元宝问她的时候,她可能太紧张,所以顺口胡诌,但是谁来告诉告诉她,她一个打小儿就不爱撒谎的人,八百年也不扯一次谎,为何老天要这么难为她?

    车子停靠在街边,党贞看着前方一眼望不到头的绿色施工防护网,暗道她不过是两个多月没来这边儿,怎么突然就开始大兴土木了?

    原本这条街上还能找出几家饭店餐厅,如今倒好,唯有机器做工的轰鸣声,附近根本没有人来,那些底层的商铺也无一例外的全部关了门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,党贞一瞬间差点儿被难为哭了,她在电话里面信誓旦旦的告诉元宝,在武德路上有一家餐厅还不错,但眼下看这工程,最起码封了不下个把月,元宝知不知道?如果他知道,他听没听出她在撒谎?

    对于脑子灵活的人而言,大不了再编个谎话,在附近找一家餐厅对付就好,反正撒一个谎和撒两个慌没有什么区别,但难就难在党贞不是脑子不好使,而是本就在‘骗’元宝,如今要她骗上加骗,她脸皮子快磨没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从前没有过这般尴尬的时刻,因为身边没有什么人需要她费心去‘骗’,谁料好不容易交俩朋友,朋友还这么不省心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人坐在车里,党贞直接给自己愁叹气了。

    总不能在一片施工区域找出一家餐厅来,党贞调转车头,在武德路附近寻找,不多时,她看到一家小小的店面,从外面看是木式装潢,门前垂着两个长筒形灯笼,上面写着日文,寿司。

    这家店严格意义上来讲,已经不在武德路上了,不过好在只隔了一条街,如果非要睁着眼睛说瞎话,那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党贞把车停好,迈步往寿司店走,她挺怕这家店不营业,结果刚推开门,只听得里面有人用日文打招呼,随后又换了中文:“您好,欢迎光临。”

    党贞看到站在里面的人,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,朝着她点头微笑,回忆起他刚才说的日文和中文,明显日文才是母语,中文说的直白生硬。

    同样礼貌颔首,党贞开口,尽量慢且清晰的问道:“请问您这里正常营业吗?”

    大叔听懂了,笑着点头,伸手做了个‘请’的手势,党贞微笑着回道:“我不现在吃,晚上七点半想请朋友过来。”

    大叔很轻的嘀咕了一句日文,随后用中文说:“好的,你们,多少人?我这里,地方小,要提前准备。”

    党贞说:“我只带一个朋友过来,就我们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大叔点点头,“好的,那我,等你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事情一波三折,到这儿也算是顺利,党贞出门后用短信给元宝发了地址,不多时元宝回复:收到,晚上见。

    这是党贞第一次跟元宝互通短信,看着屏幕上并没有多特别的几个字,她却仿佛觉得这五个字,连带那两个标点符号都是温温和和的,一如元宝的人。

    原来看到他发过来的文字,她已经自动想象出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轻叹了一口气,党贞心思复杂,这么好的元宝,佟昊怎么就猪油蒙了心,看上外面的妖艳女人了?

    另一边,元宝跟佟昊说完,吓得佟昊六神无主,一会儿要出柜,一会儿要出轨,反正看他这意思,就是无论跟男的还是跟女的,反正就不跟党贞,元宝心说,早前不认识党贞,他也觉得离这号人物越远越好,没必要把自己弄到骑虎难下的地步,可是认识党贞之后,他发现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想象中的样子,看起来也不是个‘色字当头’的,正暗暗觉得愧疚,不该先下手为强骗她之际,她这突然又杀了个回马枪出来,盯上佟昊了。

    这回就连元宝都有些看不清楚,云山雾罩。

    佟昊嚷嚷着不干了,压力太大,这日子没法过了,眼下乔治笙不在夜城,一大堆事儿等着他们去办,元宝只能稳如泰山的说:“别作了,我今晚跟她约了一起吃饭,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佟昊道:“就你跟她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想什么啊,你要真想救我,舍身取义吧,只要你肯牺牲色相,我不信她不上钩。”

    元宝拉着脸,沉声道:“你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。”

    佟昊不以为意的说:“你帮我把她摆平,我允许你叫我狗。”

    元宝直接被他气笑了,脸上是匪夷所思的表情,愣是过了几秒才道:“我用得着你允许?我想叫就叫,你个狗。”

    佟昊厚着脸皮说:“我忍了,你别想白占我便宜,今晚立马给我解决,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佟昊再啰嗦,他这头兀自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被佟昊给吵的,元宝的心莫名的有些烦躁,整个下午做事儿都是心神不宁的,他不是自欺欺人的人,当然清楚这份烦躁不仅来源于佟昊,明确的说,大部分都是来源于党贞。

    仅从眼下来分析,党贞分明是冲着佟昊去的,而她为何突然点到佟昊,他唯一能想到的,跟佟昊害怕的一样,但这是个死结,佟昊不喜欢党贞,两人也不合适,一面是党家人,一面是乔家人,虽说感情是私事儿,但闹掰了终归不好,这也有违他和佟昊当初去跟党贞交朋友的原则……

    想到此处,元宝心底更堵了,像是从一开始就是错的,后面只能错上加错,一错到底。

    若是真朋友,大家可以互相劝一劝,可难就难在,他对党贞的出发点就有问题,若是党贞看上了佟昊,难不成还要他表演一出梨花带雨,求党贞不要横刀夺爱?

    唉……元宝平日里从不叹气的人,今儿也破天荒的有种想叹气的冲动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二十,元宝按照短信上党贞发的地址找到地方,下车后看了看餐厅门面,他迟疑着走进去,好在一掀开帘子就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党贞,不然他都以为找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这家店,着实精致,除了站在操作台里面的老板,也就只有党贞一个人,党贞闻声望来,对上元宝的目光,店面虽小,但胜在老板很有情调,店内的光线是柔和而缱绻的暖黄色,因为旁边还有一个红灯笼,所以党贞脸上红黄交错,光打得极好,让元宝都有一瞬间的愣神儿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