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066章 暖出事儿了

第1066章 暖出事儿了

    元宝不敢赌,且不说女人心海底针,党贞知道之后会不会突然翻脸,单从现在的局势来看,如果佟昊不是同,他就很可能被党贞给收走,所以在这种时刻坦白,显然不是个好时机。

    佯装思考,元宝明显停顿了几秒才道:“认识这么久,早就像一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党贞心底难过,元宝把佟昊当家人,家人是永远都不会背叛对方的,可是佟昊……

    两人重新走进店里,老板关心的询问,党贞微笑着说:“不是您的问题,是我自己被芥末呛到。”

    老板一边说着抱歉的话,重新又给党贞调了一盘醋料,党贞吃了一个寿司,觉得味道很好,可心情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什么样的人?”耳边传来一个声音,党贞后知后觉,是元宝在问她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党贞如实回道:“我没有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元宝不动声色的说:“现在没有,但总有理想型吧?”

    党贞认真的想了一下,不知为何,脑海中蹦出的几个词不是温柔就是舒服,还有会做饭,之前吃过一次元宝做的菜,她回去后心心念念了很久,总觉得没有哪家餐厅的菜能做出他的口味。

    元宝就坐在身边,她滋生出这样的念头让自己一慌,为了避免让人误会,党贞开口,出声回道:“我没细想过,如果非要框个大概出来,可能会选个跟我性格完全相反的吧。”

    完全相反,她好静,那对方就得好动,她温顺,那对方就得火爆,她拿笔杆子说话,对方用拳脚说话,一个艺术家,一个暴力狂……这不就是佟昊嘛。

    两人各种打哑谜,打着打着就按照各自的剧本一去不复返了,元宝越来越笃定心中的猜测,也越来越坐不住椅子,像是朋友聊天一样,他出声道:“原来你喜欢跟你性格完全相反的人,我以为你会喜欢跟你志同道合的。”

    党贞说:“其实喜不喜欢也要凭感觉,我是这样说,可没准儿哪天碰上一个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,但我还是喜欢,那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元宝微笑着道:“在理,你就算喜欢叛逆的,但叛逆也要有度,比如佟昊这种你就不行。”

    党贞随口接道:“为什么不行?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你们聊不到一起去,而且你家一定想让你找全国几大杰出青年,佟昊除了打架杰出,什么都不杰出,你画画说让他帮你递一管红色的颜料,他一定会问你是不是血红色,你喜欢去剧场,他喜欢去拳馆,你说喜欢日料,他会说喜欢泰国菜,不为别的,因为泰国的人妖长得漂亮。”

    元宝这也不算在黑佟昊,顶多是把他的老底儿掀起来,不让他维持表面的潇洒,殊不知党贞心思完全不在佟昊身上,她只是担心元宝,“我看你也不是他这样的性格,你们平时怎么相处的?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我是男的,看不爽可以动手啊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党贞完全没想到的回答,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元宝趁机娓娓劝道:“我一直在想,找一个合适且七分喜欢的人,应该会比找一个不合适却十分喜欢的人要幸福,人要活得舒服,何必强求呢。”

    党贞暗自叹气,别看元宝话是这么说,可他一定是更喜欢对方的那个人,算了,她也只是看到佟昊跟其他女人有身体接触,又没看到其他实锤,没准儿什么事儿都没有,别再平白让他们两个闹误会。

    党贞不愿再试探,干脆不聊这个话题,两人在寿司店坐了快一个小时,期间也就只有他们两个客人,老板在认真的做寿司,两人一边吃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,党贞以为这种场面会尴尬,实际上完全没有,她是话少的人,也不懂交际,但她无论说什么,元宝总能体贴的接上话题,并且源源不断的制造新话题,这些话题都是她能搭上的,偶尔还会把她逗笑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完,党贞要买单,老板说元宝已经买过了,她诧异,两人一直都在一起,他什么时候买的?

    元宝拿着外套道:“走吧,下回你再请我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往外走,元宝说:“你直接回家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开车来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到店外,党贞的车就停在街对面,元宝四下扫了一圈儿,在几十米外看到一连三辆黑色私家车在等着。

    他没说别的,把党贞送到车边,两人客气的说着下次再见之类的话,她坐上车,他也掉头往自己停车的位置走。

    开车回家的路上,起初党贞想的是佟昊,努力回忆着佟昊跟其他女人的互动,到底是逢场作戏还是真心实意,是不是在外工作所迫?其实早就跟元宝通过气的,是她在小题大做而已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变成万一呢?万一佟昊真的是心猿意马,在外找了别人,而元宝被蒙在鼓里呢?那她作为朋友,看到却没有说,算不算助纣为虐?

    想着想着,脑海中的画面又变成了跟元宝在小小寿司店里并排而坐的场景,她身边朋友少,异性更少,跟异性单独坐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几乎微乎其微,相当于没有,这种感觉怎么说呢?很温馨,很舒服,如果不是开车来的,她也许会要上一点儿清酒,大家聊聊心里话,不,也不用聊心里话,就随便聊点儿什么都成,他今天告诉她炸薯球怎么做了,还告诉她蒸饺要放多少水,实在拿不准就宁可多放也不要少放……

    就是这些特别简单生活的东西,两人聊了很久,不知不觉,党贞唇角轻轻勾起,为自己交了个万能的朋友感到开心。

    前方路口要左转,党贞打了方向盘,眼睛习惯性的瞄了眼左边后视镜,此时她的大半车身都已经转过来,因此后视镜里能照到身后的好几辆车,其中一辆白色的车头,余光一瞥,车牌号的最末尾是78,白车,车牌号,都能跟元宝的车对上,难不成是他?

    身后的几辆车都已经跟上来,大家变成一条街上的竖线,党贞什么都看不到了,可心底的猜测却一直萦绕,终于等到开回小区门口,她故意没有直接进去,而是停车等待,不多时,小区外的街边停了四辆车,三辆黑色私家车跟的很近,最后面一辆白色私家车距离稍远,党贞拿出手机,给元宝打了通电话,电话很快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?”好听的男声传来。

    党贞问:“你是路过我家小区了吗?”

    元宝不答反问:“你怎么还没进去?”

    这一刻,党贞心底一阵异样的电流划过,比感动更浓,比温暖更灼热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