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068章 兜兜转转,善后的还是他

第1068章 兜兜转转,善后的还是他

    党贞失眠了,几乎一夜没睡,脑子里乱糟糟的,暗叹偏巧在这种时候邵一桐不在国内,不然以邵一桐跟那帮人的关系,多少也能打探出元宝和佟昊的感情是否真的出现了危机。

    哎,元宝人这么好,可千万不要受伤。

    党贞以为这事儿过一晚也就忘了,然而并没有,一连好几天,她吃饭喝水画画的时候,脑子里始终不得安静,她会脑补那天佟昊左拥右抱之后的事情,元宝说了,感情不能强求,没错,但同样感情里也不能掺杂欺骗,大家合则来,不合则分,没道理用谎言去吊着另外一人,太伤人了。

    她决定把元宝和佟昊一起叫出来见个面,当然不会当面戳穿,她也没这个权利,只不过想要看看他们两个之间是否真的存在‘面和心不合’。

    一个礼拜过后,党贞率先打给了佟昊,电话响了好多声对方才接,天知道佟昊看到党贞的来电显示吓成什么鬼样子。

    “喂?”佟昊只说了一个字,声音明显的疲惫沙哑。

    党贞微愣,随后问:“你是还没起来吗?”

    佟昊‘咳’了两声:“没有,有些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党贞意外,但还是关心道:“哪儿不舒服,看医生了吗?”

    佟昊说:“没大事儿,小感冒而已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他特贼,想着党贞如果要约他出去,他就告病不去,她总不至于残害病弱吧?

    党贞自然不会这么心狠手辣,她出声道:“你住哪儿?我去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佟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岂有此理,欺人太甚,简直逼良为……

    “不用,我躺一会儿就好了。”说罢,伴随着轻微的咳嗽声,佟昊又道:“元宝在,他会照顾我的,咳咳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话一边咳嗽,党贞忙道:“那你快休息吧,我不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佟昊连客气的改天吃饭都不敢说,草草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党贞这头心想,元宝跟佟昊在一起,那还好,身边有个照应的人,不然生病最难受了。等等,党贞放下手机去主卧找东西,她记得党毅送过她一个香薰,说是里面的燃料是专人配的,尤其是冬天爱感冒的季节,有空熏一熏屋子,可以有效地抑制病毒。

    她当时收了之后就放起来了,并没有用,正好可以送给佟昊。

    翻箱倒柜,到底还是找到了,党贞拿出手机打给元宝,响了三声,对方接通,“喂,党贞。”

    党贞还没等说话,只听得元宝那边传来汽车鸣笛声,好似身边车水马龙的,她下意识的问:“你没跟佟昊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元宝心说,越来越开门见山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在外面办事儿,你找佟昊吗?他估计还在忙,这两天没准儿要去外地。”

    元宝没办法,只能把佟昊给撇开,夜城待不了,就说外地好了。

    可党贞听后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,佟昊跟她说元宝在身边,可元宝根本就不在,甚至不知道佟昊生病了,元宝没道理跟她撒谎,那只能是……佟昊在撒谎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撒谎?骗她无所谓,为什么要骗元宝?

    党贞一时间没说话,元宝试探性的‘喂’了一声:“听得到吗?”

    党贞手里还拿着没拆封的香薰盒,闻言,“啊,听到…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你有急事儿找他吗?”

    党贞努力勾起唇角,“没有,想看你们两个有没有时间,一起去看画展。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他怕是没空,而且他也不喜欢这些东西,你带他去看,浪费门票钱,对牛弹琴。”

    党贞笑得很违心,本想说那就算了,结果元宝道:“画展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党贞又是脑袋一空,她真得改改这个随口胡说的毛病,画展什么时候……

    “明天。”狗急,不是,兔子急了,反正急了总能想出辙来,党贞忽然想到明天就有画展,为期五天,展出的都是‘江沅’的作品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有空,不带佟昊那小子,影响心情,咱们两个去看。”

    党贞又开始莫名的心跳加速,汗毛孔撑开,硬着头皮应下,赶紧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若不是逼急了,她也不会约元宝去看自己的画展,好尴尬。同时元宝也说不清的感觉,可能是愧疚吧,党贞挺好一姑娘,是他跟佟昊先起合伙骗她,所以他总是不忍看她失望。

    正想着,佟昊的电话打进来,元宝接通,听对方道:“我去,党贞真的缠上我了,她刚刚主动给我打电话,我怕她想约我出去,所以说我有病了,你猜她说什么,她要来家里看我,这不欺负人嘛!”

    元宝一愣,没马上接话,佟昊自顾自的叨叨,“还好,还好我聪明,临时把你拿出来扛雷,我说你在我身边,你会照顾我的,她还算知进退,没有再逼我。”

    元宝听到这里,不由得面色微沉,开口道:“她刚刚也给我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她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她问我是不是跟你在一起,我说没有,我还说你最近很忙,马上要去外地。”

    佟昊急着道:“这不穿帮了吗?啧,我应该早点儿跟你打声招呼的,就赖小白刚刚有事儿找我……”

    元宝心里也烦,烦的不是其他,而是这一个又一个的谎言,撒一个谎就得用无数个谎来圆,不说瞒不住,说了还愧疚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啊?”佟昊问。

    元宝面无表情的回道:“你自己捅的篓子,自己找补。”

    佟昊马上道:“欸欸,话可不能这么说,我是怎么搅进这摊浑水的?还不是你当初非要显摆英雄救美?”

    元宝沉默,佟昊换了一副面孔,“算我求你,我求你,你帮我把她摆平了行不行?我不是吓唬你,你要是让我自己面对党贞,那结果只能是伤人又得罪党家,这是你最不愿意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佟昊就这么厚颜无耻,一边威逼一边利诱,明知元宝不愿伤害党贞,也不愿破了党家和乔家的交情,这个烂摊子只能他来接手。

    沉默数秒,元宝骂道:“我特么最后悔的事儿就是拉你下水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等佟昊接茬,他率先挂断电话,果然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死猪一样的队友,佟昊还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类型,现在骑猪难下了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