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077章 我们不是朋友

第1077章 我们不是朋友

    元宝在海威挂职副总,可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谁不知道,他在海威的权限不止于此,乔顶祥都拿他当干儿子,乔治笙都拿他当兄弟,下面的人活腻了给元宝上眼药?

    此时男人坐在沙发上,却如坐针毡,暗道他母亲的好闺蜜眼光可真毒,真会介绍人,一介绍就介绍到顶头上司看中的人头上。

    临时闪人太突兀,男人硬着头皮点了几道‘送行菜’之后,重新抬起头,笑眯眯的把话题往元宝和党贞身上引,“元副总和党小姐应该认识很久了吧?”

    党贞微垂着视线,在喝茶,元宝道:“不是特别久。”

    男人陪着笑脸,继续说:“你们气场很合,像是一路人。”

    元宝怎会不知男人心中所想,暗道此非良人,不适合党贞,所以面色淡淡的接道:“我们什么气场?”

    男人拿捏着尺寸,边笑边道:“就是很温和但气场又很强…不是一般人。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想说笑里藏刀吗?”

    男人看不准元宝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,连忙笑着否认:“不是不是,你看党小姐都没笑过。”

    元宝余光瞥见党贞,她不仅没笑,就连话都不说,如果不是见过她开心时的模样,他也会误会她就是这样一个不动声色的人,可现在他知道,她是真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不高兴在哪里,怕不是面前这个陌生男人。

    “她话比较少。”元宝说。

    男人头皮都是麻的,不知道怎么接,只能‘哦’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平时工作很忙吧?”

    元宝这边话音才落,桌上突然出现一个女声,自然是党贞,她终于舍得放下茶杯,眼睛看着对面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暗暗挺直了背脊,出声说:“啊,嗯,是啊。”

    党贞道:“介绍我们见面的阿姨说,你也是午休这一个小时才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两句话说的男人汗都快下来了,他一直刻意回避‘介绍’的话题,生怕元宝知道两人这是相亲局,如今党贞旁若无人,倒叫他措手不及,笑也不是,不笑也不是,支支吾吾都不知自己回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党贞浑不在意,还径自问:“你平时有什么爱好?”

    典型的相亲局必备问题,妈呀,这是要杀他于无形了!

    男人后悔怎么刚刚就没借故闪人,这下好了,元宝一定会盯上他的,“爱好啊……其实我这人特别乏味,没有爱好,每天都在工作,我的爱好就是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狂往自己身上泼脏水,内心乞求元宝看在他自黑的份儿上,千万不要记住他。

    党贞道:“大家都差不多,我也除了工作没有其他好做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:“……呵呵,呵,是嘛,真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党贞道:“我就是个挺无聊的人,所以我问你喜欢什么爱好,如果你爱好特别多,跟我交朋友一定会觉得无趣。”

    男人已经无意识的拿起纸巾擦汗了,一边擦一边道:“别这么说,大家只是工作忙了些,就像元副总,你们不也是好朋友嘛。”

    党贞忽然间不接话了,真的是忽然间,男人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等他察觉出不对劲儿的时候,空气已经凝结了两秒,短短时间足以让人尴尬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元宝接了一句:“认识久了就知道你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对党贞说的,党贞唇角轻勾,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男人都要疯了,这什么情况?怎么回事儿?现在走还来得及吗?

    正想着,党贞再次抬眼向他看来,男人就知道不好,可不知道会是这么不好,因为党贞问:“听说你这次想找女朋友,是奔着结婚去的吧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男人明显感觉自己头发竖起来了,不对,准确来讲,是头皮竖起来,把头发顶上去了。

    饶是元宝这种定力十足的人,听到这话也不免神情微变,不知出于何种原因,拿起手边茶杯喝了口茶,一口都喝完,又拿起茶壶重新续上。

    男人把愕然写在脸上,笑得勉强,脑海中脑补着辞职信内容,嘴上说着:“我妈朋友说的话你别信,我根本没想过结婚,说实在的我都没想找女朋友,就是单纯的想要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他把单纯俩字咬的很重,望元宝不要全行封杀他。

    党贞听后,面不改色的接道:“交朋友要慎重。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六个字,元宝心底顿了一下,对面男人却没多想,喝了口茶,出声回道:“的确要慎重啊,我早该想到像党小姐这么优秀的人,身边的朋友也一定不一般,这不,我都跟元副总坐一桌了。”

    每每提到元宝,党贞都突然不讲话,其实她不是故意的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而已。

    男人连着喝了五六倍茶,终于有了理由,他起身道:“不好意思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男人闪身走后,桌上只剩下元宝和党贞两人,党贞默不作声的低头吃东西,元宝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党贞心底微微一颤,随后回道:“没怎么。”

    元宝看着党贞,俊美的面孔尽是温柔的模样,唇瓣开启,语气也很温和,“是我的问题吗?”

    党贞觉得这儿的寿司不如伊藤家的好吃,噎人,咽下口中食物,她平静的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那是谁的问题,佟昊吗?”

    党贞还是那句话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元宝没有丝毫不耐,语气反而更加温和,带着自己都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,“那你怎么不高兴,谁惹你了?”

    党贞以为自己可以很理智,但随着元宝的话,他越温柔她越心疼,几次三番,她已经快要扛不住了,想哭,想发火,想放下筷子走人。

    他怎么这样?

    为什么事到如今她不去缠他,他反而来找她?

    难不成是她爸背地里又去找他了?

    脑子一团浆糊,党贞垂着视线,手里拿着筷子却一动没动,从元宝的角度,她看起来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心头一软,元宝说:“我们是朋友,什么话是朋友之间不能说的?”

    这句话猝不及防的在党贞心头上插了一刀,让她从心酸瞬间变成心疼,飘忽的意识也回归到理智上。

    眼睛盯着面前的一盘寿司发呆,党贞沉默片刻,平静的回道:“我们不是朋友。”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