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078章 哄她

第1078章 哄她

    不是朋友,几个字一出,元宝神色变了,其实以他的敏锐,他早该猜到这方面,只不过内心深处带着侥幸心理,总想着可能是其他的原因,一个可能会惹她生气,但不会惹她伤心的原因。

    党贞没看元宝,只是余光瞥见他一动没动的坐在那里,两人谁都没开口讲话,如果这里不是餐厅,那此刻一定是鸦雀无声的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离开的男人迈步走回来,边走边挂断电话,随后满脸赔笑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,公司那边临时有急事儿,需要我回去处理一下,单我已经买过了,元副总和党小姐慢吃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他拿起沙发上的外套,党贞见状,起身道:“我吃饱了,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男人:“……”眼睛很快的瞥了眼元宝所在的方向,心想别玩儿了,你们两个的事情不要连累无辜的人嘛。

    正想着,元宝也站了起来,他对男人道:“你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男人如蒙大赦,连连点头,“好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也顾不得什么绅士风度,反正他跟党贞也不会有再见面的可能,保住头顶的乌纱帽要紧,一溜烟儿就出了餐厅。

    党贞拿着外套和包迈步往外走,元宝跟在她身旁,才走了几步,党贞便停下来,抬眼看着他说:“你也挺忙的,不用送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面色平静,口吻也是淡淡的,可元宝却清晰的感觉到心口被人用力锤了一下,钝疼钝疼的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再装模作样就是死不悔改了,元宝不晓得党贞是怎么知道的,知道了多少,唇瓣开启,低声道:“党贞,对不起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党贞没有翻脸,反而是唇角微不可见的轻轻勾起,出声说:“你别这样,是我该跟你和佟昊说声对不起。”既然说到这里,她索性开门见山,“我不知道我爸私下里找过你们,给你们添麻烦了,我替他跟你们道歉,我自己也要跟你们说声对不起,因为我跟我爸的相处模式有些问题,平白无故的给你们造成困扰……你们放心吧,我对你和佟昊没有其他意思,你们也不用装…”

    莞尔一笑,党贞看着元宝,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果然,她什么都知道了,刹那间元宝有种如鲠在喉的错觉,他想他可以解释,可是如何解释,解释的清吗?他跟佟昊的种种行为的确都是在骗她。

    许是看出他的欲言又止,党贞主动开口说:“你真的别觉着抱歉,我说了,如果我们之间非要有一方道歉,那这个人也是我,你跟佟昊从头到尾都是被动的,其实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可能保持距离,还你们一个安静的生活才是我最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党贞临时想到什么,淡笑着道:“对,还有一件事儿我想我该解释一下,之前总是打扰你们,想叫你们出来吃饭,是我有一次无意间看到佟昊跟两个女孩子在一起,我还以为他劈腿了,想找个机会让你们把话说清楚,所以……现在没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党贞不是没想过跟元宝当面锣对面鼓,她甚至想当面问问他,骗她就这么有意思吗?他们到底有没有过一刻的真心实意?还有,他准备骗她多久?

    可是真到了这一刻,党贞还是决定将所有的情绪都藏在心里,主动欺骗不是他们的选择,而是迫于党家的要求,哪有逼迫良民还嫌良民服软的道理。

    算了吧,好聚好散,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该说的话都说完了,党贞把视线从元宝脸上收回,转身要走,元宝下意识的伸出手,抓住党贞的手腕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党贞轻声说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往出挣了挣,没挣动,元宝仍旧握着她的手腕,低声道:“我不辩解,就说会儿话行吗?”

    党贞想拒绝,可拒绝的话卡在喉咙处,怎么都说不出口,她不看他,一张不化浓妆的清秀面孔上更显委屈,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元宝等了片刻,见她不准备回答了,这才拉着她往前走,闪身推开商场的安全门,隔着一条天井,数名穿着便衣的警卫员面面相觑,迟疑着要不要跟上去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说:“要报告吗?”

    一个道:“二小姐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说:“会不会有问题?”

    一个道:“二小姐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的确,如果党贞不愿意,谁敢碰她,除非活得不耐烦了,然而她乖顺的被元宝带着走向商场安全门,这段时间警卫员也看出个大概,党贞和元宝接触过密,保不齐两人就看对眼了,以后是不是党帅姑爷也未可知,所以还是不要得罪的好。

    几个人迅速研究了一番,决定一波上楼一波下楼,尽量在不偷听的情况下确保党贞的安全。

    安全门一开一关,元宝拉着党贞站在无人的安全梯处,党贞现在连演都不想演了,直接垂着视线,唇角也是平的,面无表情,一副你要说就说的架势。

    元宝喉结微微一动,先放开她的手腕,几秒后轻声道:“我承认是你家里人暗示我,想让我主动跟你交朋友,我又小人之心,怕你是有别的想法,所以又把佟昊给拉下水。”

    越说元宝越有一种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的冲动,从前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然而现在回想起来,简直让人臊得慌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的锅自己扛,元宝还是微红着脸道:“假装我跟佟昊是一对儿,是我不地道,我心不好,习惯了把人往歪处想,你后来隔三差五的问到佟昊,我还以为你对他有意思,佟昊那人我也跟你说了,挺浑的,不适合你,他又害怕,所以总是找借口不见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马后炮,但有一点我没有骗你,我真的把你当朋友,就算刚开始没有,但现在一定是,佟昊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元宝站在党贞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她始终维持着一个动作,视线微垂,看不清眼底神色,面色淡淡,不辨喜怒,他看着看着就开始心里泛酸,所以话也是脱口而出,“对不起,别生气了行吗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是他自己都意外的温柔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