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079章 教科书

第1079章 教科书

    原本党贞心里是气恼伴着伤心,尤其是他那句‘我真的把你当朋友’,本该是让她开心的话,可不知道为什么,她听了之后更难受,因为她没把他当…可他马上又这么温柔的哄她,幸好是冬天,不然他一定会看到她胳膊上泛起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大脑完全一片空白,她不知道该回什么,索性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元宝见她始终三缄其口,终于体会到热锅上的蚂蚁是什么感觉,沉默片刻,他再次开口道:“这儿没别人,要不你骂我两句?”

    细算起来,打从第一次见党贞到现在,也快一年了,时间过得太快,快到他差点儿忘了两人的第一次交集不是在党家的授意之下,是他主动的,他也不记得平日里跟她闹着玩儿的时候,有没有过现在这样的打趣。

    这话怎么听都带着几分促狭,然而元宝也是认真的,只要她能消消气,骂他几句,打几下也是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党贞不说话,只是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,元宝说:“你跟我们不一样,我们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你是宰相肚里能撑船,我们认真检讨洗心革面,你酌情考虑,再给我们一次重新跟你交朋友的机会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声音温柔又讨好,党贞从未听他说过这样的俏皮话,血气翻腾着往脸上涌,她怕她再不开口,他保不齐还能说出什么来,所以逼急了,抬眼回道:“你没听过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吗?”

    元宝对上党贞隐含怒气的目光,稍微一愣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面不改色的说:“我知道你心软,一定会原谅我们。”

    党贞看到他一眨不眨的睨着她,如果她再专注一点儿,兴许可以看清他瞳孔中熟悉的影子,那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被他看得不好意思,她败阵别开视线,嘟囔着道:“我没你想的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心里有火别憋着,有气也都撒出来…”顿了顿,“你生气时不会打人吧?”

    党贞眼睛一瞥,看着他道:“我要是打呢?”

    元宝没有笑,只一本正经的表情看着她,虔诚的口吻道:“别打脸行吗?让人看到不好解释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党贞唇角不受控制的想要扬起,她迅速别开头,努力忍住,暗自调节呼吸,告诉自己千万不能笑。

    元宝却仿佛看到了一道曙光,两个人生气吵架时最怕一方先破功,那就距离哄好只有一步之遥了。

    元宝稍稍偏头,佯装追着她看,党贞费力调整好表情,又是那张不动声色的面孔,可他已经找到对付她的好办法,开口说:“其实我知道你不会打我,我只是很希望你能打我一顿消消气,总好过心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党贞心里的确不舒服,没戳破之前就已经经历了波涛汹涌和被迫的风平浪静,如今戳破了,这层风平浪静下的酸涩反而越发的浓烈,浓得她鼻酸。

    眼眶很热,党贞暗道不好,她可不想在元宝面前掉眼泪,那算怎么回事儿啊,岂不是道德绑架,可心里越是这么想,眼前越是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元宝见她垂下头躲避,心也跟着一慌,嘴上不受控制的说道:“你别哭…”

    完了,眼泪从眼眶里滑落,党贞避无可避,只能原地背过身去,面朝墙,后背对着元宝,元宝眼底是清晰的无措,本能的掏口袋,可是身上没有纸巾,他又不能说你在这儿等着,我马上回来,短暂的迟疑,他直接递了袖子到她面前,轻声道:“别哭了,你这样我只能去跳楼了。”

    党贞眼前一片模糊,心底说不出的难过,鬼使神差的捧了他的手臂,把眼睛往上一堵,用力忍着没有哭出声。

    元宝就这样抬着手臂,感受眼泪透过衬衫触碰到皮肤的温热感。

    党贞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,不多时她便抬起头,松开元宝,声音略低的说道:“我没事儿,谢谢你的袖子。”

    她仍旧维持着面朝墙的姿势,元宝只能来到她身侧,眼巴巴的看着她道:“我跟你说对不起,不是让你马上就说没关系,而是表态,不光我,佟昊也觉得很对不住你,我们知道错了,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,我们重新互相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刚刚流过眼泪,眼下党贞情绪已经平复,元宝说重新认识一下,她这才发觉,她还从来没见过他哄人的一面,知道他温和,但却没见过他如此温柔,简直让人……不忍拒绝。

    党贞觉得有这样的想法都很怂,说好的再也不见呢?说好的骨气呢?人家三言两语,这头就五迷三道。

    没出息!

    “你不给我机会也没关系。”在党贞暗自憋闷的时刻,元宝突然说了这么一句,她心马上跟着提起,好怕他就这样说了再见,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结果元宝话锋一转,略带无赖的口吻道:“反正我一定会来找你的,我还想跟你做朋友呢,知道你不会打人,我心里就有谱了。”

    党贞没想到他会这样说,不由得侧头看他,两人四目相对,她眼眶微红,眼睛湿润明亮,他只看了一眼,心立即跟着揪了一下,暗自叹气,当即软了口吻:“是不是觉得我很厚脸皮,跟你想的不一样?”

    党贞不是这么想的,却负气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元宝唇角轻勾,温柔又邪气的说道:“你说你没我想的那么好,其实我才是,你之前看到的不过是我想给你看的,如果我跟你想的不一样,你还愿意跟我当朋友吗?”

    党贞看着元宝的眼睛,他明明在笑,可她却觉得他有些可怜,让人心软,再往深处看…她不敢再跟他对视,不着痕迹的别开视线,党贞低声说:“我自己还一身的毛病,哪会要求别人是完美的。”

    她就这样不着痕迹的落入元宝设计的‘圈套’,他倒不是故意演给她看,但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心计,装了点儿可怜,果然女人最受不了这一招,这不,党贞现在就不死扛了。

    元宝顺势道:“我会说谎骗人,我也不完美,但我以后不会再骗你了,所以党贞姐姐能不能大人有大量,原谅我一回?”

    党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愣了两秒后侧头瞄他,“谁是你姐姐?”

    元宝笑了,“求人总要把人摆在高处,也不能说是妹妹吧?”

    党贞无语,不是不想理他,而是心跳太快,实在跟不上节奏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