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100章 更喜欢你

第1100章 更喜欢你

    当初方慧想替盛峥嵘报仇,打算背地里把常斌给拉下马,谁料这个黑锅反过来扣在了自家人头上,转眼间董铭新被警方带走已有几个月,刚开始他拒不认罪,哪怕现金是从他卡上划走的,但他一口咬定不是,警方也没有其他证据,想顺着资金来源调查一下余昇,余昇夜城区的负责人表示,董铭新是高层,可以拿奖金分红,收入不菲,就算卡里有大笔金额,也是正规渠道得来的,如此警方也没办法正大光明的调查余昇的财务问题,这个案子只能边审边拖。

    如今沈兆易的‘死’再次牵连上余昇,还是纪权忠亲口承认,他打算让沈兆易查完海威就去查余昇,这回哪怕是例行公事,余昇也必须要配合警方接受调查。

    宋喜曾私底下问过乔治笙,“没办法找到方盛两家跟余昇集团的任何从属关系和利益往来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方老头不用说,他坐在那么高的位子,办事儿向来小心,想找到方家跟余昇的直接往来太难,他这么谨慎的人,最有可能的就是直接把钱交给盛家去打理,这样出了事儿还能有一道屏障。”

    宋喜眼底露出讥嚣,“弃卒保车是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盛峥嵘这些年背靠方家风生水起,一些人只看到利益面,本以为只要方家不倒,盛家就会一辈子荣耀,谁知方耀宗也是个心狠手辣的,哪怕直接弃了盛峥嵘,也不可能让方家遭受半点儿非议,应了那句话,高收益,高风险。”

    宋喜似笑非笑,“这是一家人吗?顶多算合伙人吧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所以我猜常景乐他爸的事儿,十有八|九不是方老头的主意,这事儿看似办的缜密,但盛峥嵘刚刚进去,正是风口浪尖儿上,以他的为人,他应该会低调,不会迎风而上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如果不是方耀宗,那就只能是盛浅予或者是方慧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置可否,宋喜也思忖片刻,随后道:“照这么说,眼下急切想给盛峥嵘报仇的人是他的老婆女儿,方耀宗想明哲保身,那我们只能趁着这回尽量把他拉下水,不然他要是豁出去六亲不认,连自己的亲女儿也不管,怕是我们错过这回,以后想抓他的把柄就更难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沈兆易的案子牵扯太大,到了现在的地步,就连纪权忠也不能全权负责,而且证人压根儿就没跟纪权忠举报,而是直接越级给上头写信,这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这个人知道纪权忠不是方系,如果根据我们之前猜测的,要是没错的话,这个人很有可能是警局的人,他怕纪权忠知道是他举报的,马上就会告诉我们,他怕性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他现在也知道瞒不了几天,如果案子要审,这个人的证词就是关键证据,怎么可能让一个不露面的人随便说几句话就定罪?”

    宋喜敏锐的道:“他也是被逼无奈,早就选好了站哪边儿,盛浅予一句话,他若是不照做,那就有跳水的可能,方盛两家容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看向宋喜的目光中充斥着赞许和炙热的爱,果然要找对人生活才有意思,他说什么她立马就能懂,两人甚至不用说话,一个眼神儿就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。

    照着这个思路下去,宋喜道:“现在现场带元宝和佟昊指纹的枪有了,有证人证明沈兆易在出事儿前的确想跟他们见面,动机也有,就差一个实质性的杀人证据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不急,证据让他们去编,编的越真实越好,给他们一点儿准备的时间,也好让沈兆易缓过这口气来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盛家已经钻进了作死局,宋喜心底燃着一团火,她不敢让外人看出来,可又压抑不住长久以来的憋闷,希望这一次,正义的火可以燃尽躲藏在黑暗下的所有罪恶,让夜城的空气可以纯粹一些。

    查案是个漫长且复杂的过程,局里乔治笙跟宋喜已经和元宝通了气,想必元宝也会找机会告诉佟昊,元宝日子过得并不无聊,事实上还很惬意,毕竟党贞每天雷打不动的过来看他,搞得局里一些小年轻每天定时定点的盼着党贞来,这样他们就可以齐聚监控台欣赏一场现导现演的爱情电影了。

    原本元宝说监控台有人看着,党贞还会有些不好意思,可这种事儿一回生二回熟,一来二往再薄的脸皮也能给练厚了。

    这天党贞过来的时候,手里拎着一个不小的袋子,拿出来一看,里面是六个透明的保鲜饭盒,她一边扣开盖子一边道:“怕你这里吃的不好,给你带了几个菜,你要是觉得好吃的话,我每天都给你带。”

    元宝唇角轻勾,温柔的开口:“我想说心疼你,不用这么麻烦,但我更想看你忙叨的样子,好纠结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党贞控制不住唇角上扬的冲动,出声回道:“那我天天给你带,不累的。”

    她递了筷子给元宝,元宝先夹了一个蒸饺,饺子蒸熟了,但也蒸过了,有点儿软趴趴的。

    党贞问: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元宝点头,“好吃,你包的?”

    党贞道:“我买的速冻,自己蒸的。”说罢,马上又补了一句:“你喜欢吃什么馅儿的,等回去我给你包。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又夹了一块儿可乐鸡翅,尝到嘴里才知道,想多了,这是酱油放多了。

    他一口咬了一半,这次党贞没问好不好吃,而是眼睛微瞪,出声道:“快别吃了,这个没熟。”

    她看到鸡翅露出的白色肉质上,赫然还带着淡粉色的生。

    元宝还是把嘴里的咽下去了,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道: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党贞过来抢他筷子,“别吃坏肚子。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我再尝尝别的。”

    党贞懊恼的道:“我在家检查过好多遍了,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,你别吃了,等我再练几天。”

    元宝轻笑着问:“浪费了多少食材?”

    党贞很诚实的回答:“一样两三份吧。”

    元宝忍不住隔着桌子抬手摸了下她的头,笑着道:“没事儿,等我出去做给你吃,你的手留着画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党贞忽然想到什么,低头拿起身旁的袋子,递给元宝,“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元宝给予好奇的目光,“又送我礼物?”

    党贞道:“这个你一定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元宝伸手从袋子里面把东西拿出来,党贞并没有做包装,他直接看到的就是那副十二生肖的庆生图,原版的,江沅画的。

    党贞打量元宝脸上的表情,“你喜欢这个吗?”

    元宝看着那幅画,半晌,眼皮一掀,对党贞道:“更喜欢你。”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