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104章 都是影帝影后

第1104章 都是影帝影后

    宋喜不常来警局看元宝和佟昊,在外人看来她是避嫌,毕竟现在元宝和佟昊都是嫌犯,而宋喜已是市长千金,在法院没有判决之前,她不好顶着‘民声’说他们就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但元宝和佟昊都知道,宋喜就算不来警局,在外面也没少帮他们操持谋划,而她一旦来了,势必就是有事儿要同他们商量,在监控台后不知多少双眼睛的注视下,宋喜要跟元宝通信了。

    宋喜依旧是跟乔治笙一同来的,监控台后站着不少人,大家十有八|九都把注意力放在乔治笙身上,没办法,乔治笙存在感太强,哪怕坐在那里一声不吭,也绝对不会让人忽视掉。

    惯常的一阵询问和嘘寒问暖,元宝和佟昊都说还好,他们在警局的日子不算差,更何况还有党贞成天往这儿跑,谁又敢给党家人穿小鞋?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律师准备明天来警局交涉,除了那几句证词之外,如果警方提供不了新的证据,我们还是可以保释,你们随时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佟昊道:“两把沾了指纹的枪,一个没露面儿不知是人是鬼的几句证词,活活把我和元宝关在这儿一个月了,警方的办事效率要是这么差,不如放我出去查,我自费证明清白。”

    这话原封不动的传到监控台后面,着实让人心里不舒坦,但乔治笙也没有要阻止的意思,打脸就打脸,还挑日子?

    元宝则讽刺道:“你少说点儿话,小心再给你扣个什么罪,让你再多待几个月。”

    佟昊哼着不说话了,宋喜唱白脸,“我知道你们受委屈了,但还是要相信警方,他们也在查,就是因为证据不足所以才没有定你们的罪。”

    元宝看向宋喜,轻声道:“我听说外面还有人在议论宋市长的,因为我和佟昊的事儿,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说这些干嘛,嘴长在别人身上,有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……”顿了顿,她声音放轻,似是不怎么好意思开口,但终究还是说了:“律师团队目前在研究保释你跟佟昊出去的方案,其中他们提到一点,你们跟沈兆易的关系……反正现在要证明你跟佟昊对他根本就没有恶意,更没有杀意,也就断了杀人动机这项疑点。”

    宋喜没有说清楚的话,监控台后面的人却都能联想到。

    沈兆易是宋喜前男友,还是初恋男友,这事儿在警局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,还有传言称沈兆易当年去国外维和就是为了镀金,回来可以娶那时还是副市长千金的宋喜,谁料在这几年里,宋喜不知怎么就跟了乔治笙。

    且不说沈兆易去查海威的仇,单说几人背地里的关系,也够人闲暇时间嗑着瓜子聊上半小时的。

    外人皆传乔治笙霸道,如果真是这样,那他断不能容了沈兆易,元宝跟佟昊与乔家又是何等关系?这也是大家愿意相信沈兆易就是他们杀的直接原因。

    现在不光警方怀疑,就连乔家的律师也提到这一点,如果想捞人出去,一来是警方没有更直接的证据证明,二来就是乔家律师打破警方目前提供的所有疑点,要想百战不殆,势必要做好战前准备。

    乔治笙就坐在宋喜身旁,他什么都没说,想必心里也不是滋味儿,监控台后面的人看得既心惊又刺激。

    佟昊先见宋喜欲言又止,随后又故意遮遮掩掩,这可不是宋喜的一贯风格,最近他已经从元宝那里得知了沈兆易还活着的消息,也知道现在大家就等着钓鱼,那么宋喜突然递了这么句话……

    佟昊难得脑子转的这么快,当即半真半假的接道:“什么意思?我是看不上沈兆易,但我看不上的人多了,谁缺个胳膊断条腿都要算我头上了?”

    元宝当即呵斥:“少说废话!”

    这反映在监控台的人看来,就是佟昊一时情急说的实话,听元宝和党贞谈了一个月的恋爱,这帮警察都习惯了爱情剧,突然上纲上线,众人赶紧神色一变,该切重点的切重点,做标注的做标注。

    佟昊这回没有住嘴,而是继续道:“怎么说不得了?跟沈兆易不是朋友难道就非要杀他吗?这都什么狗屁逻辑。”

    元宝也有些怒了,“你少说两句会死?不知道多少人要揪着你这句话当把柄的吗?”

    佟昊道:“爱他么揪不揪,老子装怂不还是在这儿憋着?早知还不如实话实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佟昊!”元宝跟佟昊并排坐着,闻言更是直接扭了身子。

    监控台后所有人屏气凝神,实话实说,说什么实话?

    宋喜也是愣了,慢半拍试探性的问:“怎么了?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还没说清楚?”

    佟昊拉着一张脸,别开视线,沉默几秒后道:“我不想说。”

    宋喜看向元宝,元宝面色不善,但也没有办法,怒其不争的瞥了眼佟昊,迟疑了一会儿,这才道:“大概沈兆易出事儿一两个月以前,其实我们见过一面,当时沈兆易说不是他故意找茬想要查海威,是‘上头’有人给他施压,让他不得不这么做,我没信,没准儿他就是甩锅,怕我们找他麻烦,我问了‘上头’是谁,他刚开始不肯说,见我实在不信,这才说有可能是方耀宗,因为盛峥嵘入狱了,对方看乔宋两家不顺眼,只能先拿乔家开刀。”

    元宝的话清清楚楚的传到监控台后每一个人的耳朵里,刹那间众人皆是面色大变,等了这么久,没想到平地一声雷,还是炸了。

    宋喜眼睛直直的,顿了几秒后道:“那你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元宝似笑非笑的道:“沈兆易的话我不信,谁料到他死了还拖上我跟佟昊,而且这话就算说出来,除了告我们一个诽谤诬陷的罪名,他们敢往上查吗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元宝抬起头,看向墙角的摄像头,隔空跟监控台后面的人对视,给予嘲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宋喜脸色也沉了下来,“元宝,这事儿牵扯就更大了,你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元宝身子往椅背处一靠,面色跟佟昊差不多,就算笑也是笑得讽刺,“这就是我们之前为什么不提的原因,不提我们只是疑犯,提了……八成我俩要背锅了。”

    沉默许久的乔治笙突然开了口:“不是就不是,在我这儿,我看谁能把白的说成黑的。”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