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115章 自首,记仇

第1115章 自首,记仇

    沈兆易还活着的消息其实很少人知道,警局里知晓此事的人更是只有纪权忠,方慧被‘请’回警局协助审问,她自然会问警察找盛浅予是何事,警察自然也不会正面回答,例行公事的询问过后,方慧可以离开。

    方慧前脚刚出警局,后脚就接到一个陌生来电,她拿起迟疑了两秒,还是接通,“喂?”

    手机中传来男人淡漠的声音,“这么迫不及待的把人送走,是连表面功夫都不想做了吗?”

    方慧站在原地停顿片刻,冷下脸道:“乔治笙,你还敢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我能送盛峥嵘进去坐牢,为什么不敢给你打电话?”

    方慧气得牙根儿痒痒,想到从前,再看现在,她恨不能老早就折断他的翅膀,总好过等他羽翼丰满时掉头反咬一口。

    她没有马上开口说话,因为盛峥嵘是她的一个死穴,乔治笙一句话就能把她气得心跳失常。

    乔治笙不理会她现在是什么样的脸色,自顾自的道:“想他吗?想他我可以送你进去陪他。”

    方慧咬着牙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敢跟我这么说话!”

    乔治笙声音丝毫不变,淡漠又挑衅的说:“你要是不想进去,那就换盛浅予进去,反正不是夫妻团圆就是父女团圆,想来盛峥嵘都会挺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方慧道:“乔治笙,就凭你现在的话,我就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我好心提醒你,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气你玩儿?你让盛浅予走的时候就该知道,关鹏磊进去了,他并不是个安全的人,现在警方已经公开要抓盛浅予,你以为只是叫她进去问两句话那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关鹏磊什么都招了,方盛两家让沈兆易去查海威,盛浅予让关鹏磊做扣杀沈兆易推到乔家人头上,这些,都是坐实了的……我猜你现在一定很好奇,关鹏磊为什么会自掘坟墓,因为沈兆易没死,他还活着,他亲口指认了关鹏磊,关鹏磊又不是个傻子,你指望他会替你们当替死鬼?他现在把罪都推到盛峥嵘,盛浅予还有方耀宗头上,盛峥嵘就不必说了,他现在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,下一个就是盛浅予,别以为她跑到新加坡就没事儿了,警察抓不到她,你觉得乔家也抓不到?”

    乔治笙声音很低的笑了笑,“现在盛浅予是本案的重点嫌疑人,警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她带回来,除非,警方突然发现凶手不是她。”

    方慧声音不辨喜怒的道:“你想诈我去自首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只是提前给你一个选择罢了,我也想看看你们家到底有多冷血,你爸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盛峥嵘,我觉得你未尝不可放弃盛浅予,这样你们就彻底甩下盛家这个包袱,我是真的相信你爸可以保住你。”

    撂下这句诛心的嘲讽,乔治笙径自挂断电话,与此同时,方慧手机上收到一个视频,她点开一看,瞬间浑身血液凝固,视频里是活生生的沈兆易,他正一字一句的诉说事发当日关鹏磊是怎样将他骗去案发地点……

    原本她以为是乔治笙攻心诈她,如今看来,这是乔家一早就设好的圈套,打从沈兆易没死的那刻起,她们这边再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,反倒作茧自缚。

    好在,好在她先一步让盛浅予出国,也不知现在国外那边怎么样了,如果盛浅予被抓回来,那就是铁板钉钉,但若是国内提前结案,哪怕警方怀疑盛浅予离开的动机,也不会再去深究,况且,还有方耀宗呢,总能护盛浅予一二。

    方慧坐在车里,几番激烈的思想斗争,她试图权衡利弊,可在盛浅予的牢狱之灾面前,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分外简单,她已经失去了老公,不能再不保女儿,不然真如乔治笙嘲讽的那般,想看看方家人到底有多么冷血。

    停在警察局门前的私家车车门打开,方慧从里面跨出来,同时,乔治笙接到电话,有人道:“笙哥,方慧又进警局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挂断电话,从厨房走出来,手里拿着一个水晶大碗,碗里装着水果沙拉,迈步上了二楼,没在主卧看到宋喜,他去了婴儿房,见宋喜坐在婴儿床边看两个宝宝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宋喜转头,小声道:“这么快就做完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走过来,把碗放在一旁,俯身去亲宝宝,宋喜道:“你别把他们吵醒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女儿最喜欢我亲她,我亲她会笑。”

    宋喜撇撇嘴,“我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一手拿着碗,一手拉着宋喜往外走,等回到主卧,宋喜抱着碗坐在沙发上填肚子,乔治笙很随意的说了句:“方慧应该已经跟警方自首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闻言抬起头,乔治笙坐在她对面,面色平静,她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刚刚做沙拉的时候顺便给她打了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饶是宋喜跟乔治笙在一起四五年了,看到他面无表情的说这种话时,她仍旧心有余悸,准备沙拉的功夫,把方慧给劝自首了?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反正盛浅予早晚都得进去,想想还是让他们一家三口在里面团团圆圆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明明就是怕找不到方慧犯案的把柄,借此把她给送进去,还偏要说什么让人一家三口团圆。

    宋喜抱着大碗,慢半拍道:“我可听说方慧心脏病不轻,不会被你气的直接犯病吧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犯病也得等自首过后再犯,你放心,方家人向来会控制节奏。”

    见他面上毫无感情波动,宋喜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:“幸好我没得罪过你。”

    当乔治笙的敌人简直是这世上最恐怖的事情,哪怕他现在脾气变好了,那也仅仅是对自己人,对外人,他向来是‘杀人不眨眼’。

    乔治笙听出她话里的调侃,眼皮一掀,不冷不热的说:“谁让她们当初给许乐打电话从中挑拨,如果许乐是个不懂事儿的,直接跟妈说了,妈心里不舒服,你也跟着难受,这笔账我一直记着,现在也让她们尝尝被亲情折磨的滋味儿。”

    若是乔治笙不提,宋喜真的把这茬给忘了,但乔治笙不会忘,他这人有仇必报,还记得特别清楚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