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121章 孤男寡女,很是危险~第1122章 老友记

第1121章 孤男寡女,很是危险~第1122章 老友记

    党贞被元宝圈在固定的范围内,下意识的往后一靠,后背就抵在冰箱上,他很温柔,但却温柔的充满压迫感,以至于她根本不好意思看他的眼睛,脑袋嗡的一声,下意识的回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元宝低声道:“是吗?”

    党贞点头,元宝瘪了下嘴,轻声说:“那是我想太多了,我还以为你想带我上来呢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中带着明晃晃的失落,党贞眼皮一掀,抬眼道:“也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元宝问:“什么不是?”

    党贞硬着头皮,出声回道:“我也想让你上来。”

    元宝闻言,唇角重新扬起,笑得特别好看,两人已是暧昧距离,身旁又没有其他人,对视几秒之后,元宝压低声音道:“能吻你吗?”

    他明知故问,两人已是男女朋友关系,还不是想亲就亲,党贞浑身过电一般,麻酥酥的,这不是逼着她点头嘛。

    不好意思的看着他,党贞不点头也不摇头,她直接凑上前踮起脚,主动吻他。

    两人唇瓣碰触的瞬间,党贞还清楚看到他眼底的笑意,她闭上眼睛,眼不见不臊,元宝张开嘴,舌尖撬开她的唇齿,将她抵在冰箱门上,党贞心跳如鼓,木头人一样任由他主动,后来她垂着的手抬起来,右手跟他左手十指相扣,等到左手去摸他的手,摸到他掌心中仍旧攥着的鸡蛋跟火腿。

    党贞想笑,唇角刚刚勾起来,元宝便吮了下她的唇瓣,她偷偷睁开眼睛,发现元宝正垂着视线盯着她看,瞳孔明亮,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这个吻并没有因为这样就被打断,元宝直勾勾的睨着党贞,眼中有星光也有男人的霸占欲,党贞到底面皮没他厚,被他盯得扛不住,重新闭上眼睛,除了心跳声之外,她还能听到唇齿交缠之声。

    元宝打定主意,只要党贞不喊停,他今天就这么吻着,党贞也打定主意,只要他继续,她不会拦他,两人在厨房接吻,忽然客厅传来手机铃声,大家手机都一样,也不知是谁的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党贞被元宝吻得浑身发软,睁开眼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糯糯的,退无可退,她只能伸手抓在他手腕处,低声道:“手机响了。”

    元宝‘嗯’了一声,眼中的神情明明不像最初的那样清明。

    手机一直在响,他慢半拍退开,党贞佯装淡定的往外走,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,心已经跳到嗓子眼儿了。

    来到客厅,茶几上的手机屏幕亮着,是党贞的手机,走过去拿起一看,是党毅打来的。

    划开接通键,党贞声音如常,“爸。”

    党毅道:“沅沅,在家呢吧,吃饭了吗?我正好在附近,接你一起出去吃饭?”

    党贞眼球微转,先是动了下嘴唇,紧接着道:“我不饿,不用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党毅道:“不麻烦,从我这儿去你家几分钟时间,你要是不想出去吃,我买好了给你送去,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党贞活了二十九年,第一次有种做贼心虚,怕被人给堵在家里的惶恐感……等等,堵在家里?

    党贞后知后觉,党毅该不会知道她带元宝回家,所以才特地打电话过来查岗的吧?

    她正琢磨着,手机中党毅已经自顾自的说:“你不吃也不能耽误别人啊,问问元宝想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党贞暗道,她就知道。

    党家的警卫员见元宝跟党贞一起上了楼,马上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头,算着十分钟还没下楼,这是有情况,赶紧通知党毅,党毅撸胳膊挽袖子打算找元宝好好聊聊,但又不能直接冲上楼,想来想去,还是打个电话吧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元宝,党贞以及党毅,共同出现在党贞家对面的饭店包间里,偌大一个圆桌,三人坐的距离活像是三足鼎立,刚开始元宝叫了党毅的职称,党毅道:“在外面就随意吧,我又不给你们开会。”

    元宝改口叫叔叔,党毅认了。

    下楼的时候党贞特地把家里的茶叶带来,店员沏了壶茶,党贞先给党毅倒了一杯,顺手又给元宝倒了一杯,元宝微笑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党贞也在笑,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一看两人眉目传情的样子,党毅说不上的心塞,凭什么让党贞给他倒茶?这还没怎么样呢,就伺候上了。

    党贞主动跟党毅找话,“你今天不忙吗?”

    党毅都快忙死,但眼下还是温和的回道:“还好,想着过来看看你有没有按时吃饭。”

    党贞道:“本来我们要在家里吃面的。”

    党毅问:“在家里吃,你们谁做饭?”

    党贞笑说:“当然是元宝做了,我做的东西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党毅心情并没有变好,这是元宝哄骗女孩子的手段,以为做顿饭就能把人拿下,骗骗小女孩儿也就罢了,在他这儿,混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外面吃的东西这么多,也不用在家里做,准备善后都麻烦。”党毅喝了口茶,不咸不淡的说。

    党贞道:“总不能一辈子在外面吃吧,我还准备跟元宝偷学几手呢。”

    党毅说:“你以前一直不爱进厨房,专心画画就好了,别把手伤了。”

    元宝半天没说话,他惯有眼力见儿,党毅是什么心思他门儿清,这会儿也才接了句:“我不会让她做饭的。”

    党贞看向元宝,忍不住低声道:“嫌我拖后腿?”

    元宝笑说:“怕你忽然对自己的手不自信了。”

    党贞道:“没事儿,我可以慢慢学,我教你画画,你教我做饭。”

    元宝但笑不语,怕一旁的党毅嫉妒到爆血管。

    党毅的确有种‘泼水’的感觉,党贞有多喜欢元宝,他看得见,怕是如今他想让党贞理智一点儿再看看,党贞很可能会跟他翻脸,琢磨一下这个爸爸到底还要不要。

    虽然党毅很不愿意承认,但他还有自知之明,这场仗不能硬碰硬,不然输得很可能是他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党毅佯装无意的问:“待会儿吃完饭,你们两个还有什么行程?”

    党贞道:“我下午没工作。”说着,她看向元宝,元宝道:“我也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党毅道:“去园子看戏吧,我叫人给你们拿两张票。”

    党贞问:“什么戏?”

    党毅道:“什么戏都有,没事儿多看看这些传统曲目,比待在家里有意义多了。”

    党贞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元宝:“……”

    第1122章 老友记

    当初知道沈兆易的死讯,全国人民都在替他声讨,后来知道他没死,只是警方隐藏了死讯,目的是为了钓幕后主使,大多数人都是理解的,只有少部分人表示不满,说警方和医院在戏耍群众,浪费大家的感情,diss宋喜信誓旦旦的把人当傻子,当然这样的声音都不用乔家和有关部门出面处理,马上就被网上颇具正义感的群众呼声给淹没了。

    大家要的是沈兆易平安无事,要的是好人有好报,哪怕是被欺骗,这也是不得已的善意谎言,不知多少人希望每天都有善意的谎言上演,而并非残酷的事实。

    六月,沈兆易已经足足在床上躺了两个月,宋喜确定无事之后,众人才在戴安娜的餐厅给他准备‘后福宴’,那天餐厅不对外开放,上下二层除了后厨的人之外,只有宋喜,顾东旭,韩春萌,戴安娜和凌岳,这帮人才是最早期的组合,那些年也是这些人常常厮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沈兆易刚来到餐厅门口,还没等往里跨步,韩春萌率先迎出来,出声道:“等等等等。”

    在她身后出来的人是宋喜和戴安娜,两人手里拿着柚子叶,柚子叶上还湿湿的,一个扫头一个扫脚,韩春萌从旁念叨:“一扫晦气散,二扫好运来,三扫灾祸避,四扫万事如意……”

    沈兆易身穿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,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,宋喜手中的柚子叶扫过他的头,水珠落在他睫毛上,他眯了眯眼,说:“什么东西,好香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道:“本来大萌萌说沾点儿水就行,小喜非在水里掺了我半瓶限量款的香水,说这样事半功倍,你说她迷不迷信?”

    沈兆易乐了,“不放香水就不迷信了?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我就是这个意思,放了香水好歹还香点儿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抬手蹭了下鼻子,“是不是太香了?”

    凌岳道:“还是女士香水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马上道:“怕回家不好解释?”

    宋喜笑道:“别怕,我给你作证。”

    沾了沈兆易一身二两香水,去霉仪式结束,沈兆易这才被放进餐厅,韩春萌递了个精致的小盒子给他,也就火柴盒大小,沈兆易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枚晶莹剔透的白色观音。

    韩春萌说:“前两天去拜送子观音,也给你求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抬头看向韩春萌,她马上道:“你这个不是送子的,保平安的,男戴观音女戴佛嘛,就算不戴放在家里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笑得温和,“谢谢。”说着,直接把观音从盒子里面拿出来套在脖子上,垂进衬衫里面。

    戴安娜说:“你每次都九死一生的,真当自己是猫啊?以后千万别这样了,我们都跟着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应声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忽然道:“你永远都是我最敬佩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不能继续的,沈兆易可以继续,他未能完成的,沈兆易也可以完成,顾东旭很羡慕,但更多的是敬畏和佩服,他自问未必能做到沈兆易这样。

    多年之前,这帮人聚在一起还是少年,如今以凌岳为首,他都三张了,太久没有原班人马齐聚,大家心里都是感慨良多。

    坐在一起吃饭时,沈兆易看着韩春萌和顾东旭说:“现在知道宝宝是男是女吗?”

    韩春萌道:“可以查了,但我们没查,跟小喜一样,先给自己留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微笑,“这么快我又要当干爹了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瞥了瞥凌岳,“他老婆也怀了,跟萌萌日子差不多,你礼物要准备两份了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脸上笑意更浓:“王妃呢?要不要一起准备了?”

    戴安娜道:“我还不急,跟常景乐八字没一撇呢,先给你省点儿钱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道:“沈科长这次回去就要升职加薪的,不用替他发愁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玩笑,但也是基于现实,且不说沈兆易从前的表现,这次一举拿下了方慧和关鹏磊,还让方耀宗元气大伤,党家一定会照顾他,他以后也会前途无量。

    宋喜适时举起面前酒杯,出声道:“之前去寺里拜佛,希望大家都好好的,现在我们都高高兴兴的坐在这里,这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道:“是啊,不管发生什么事儿,还是这一帮人,一辈子不变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不是个爱讲话的人,但今天这样的场合莫名的让他眼眶泛红,虽然有些话不必多说,放在心里就好,可他还是开口道:“谢谢,谢谢你们所有人,谢谢喜儿和凌岳把我从鬼门关里拉回来,谢谢东旭和萌萌让我又当了一回干爹,谢谢王妃,你说的对,还是这帮人,一辈子都不会变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红了眼眶,宋喜眼前蒙了一层水雾,韩春萌则干脆掉了眼泪,其余几人也都是尽在不言中,拿起杯子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慢慢长大,会慢慢习惯接受身边熟悉之人的渐行渐远,有些人之间的缘分也就那么刹那之间,宋喜一度以为她不会再有跟沈兆易同席而坐的机会了,可如今坐在这里,她恍惚什么都没变,大家都是二十出头的年纪,在最好的时光里遇见最好的人,干净,纯粹。

    今天的饭局专门为了沈兆易而办,来的也都是沈兆易的老朋友,临出门之前,乔治笙对宋喜道:“替我跟他说声谢谢。”

    这声谢谢有很多含义,最直接的就是谢谢沈兆易替元宝和佟昊洗清嫌疑,至于其他的,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桌上除了韩春萌一个孕妇不能喝酒之外,大家都喝了不少,韩春萌虽然没喝酒,但情绪顶到这里,一说话眼泪就流,提到当年的事情,无论好笑的还是其他的,就是个哭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边笑边流泪,韩春萌抽哒着道:“一晃儿我都要生孩子了,小喜都生完俩孩子了,凌岳要当爸了,王妃最狠,离完一次又迎来了爱情的第二春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大家正伤感,闻言忍俊不禁,戴安娜更是气得扔了团擦眼泪的纸过去,被顾东旭咻的伸手挡住,护着韩春萌道:“我老婆怀孕了,别动手动脚的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倚在顾东旭怀里,看向对面的沈兆易,“阿易,现在这桌人就差你了,别单着了,也让我们这帮人体会一下当你孩子干爹干妈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但笑不语,余光瞥见身边伸过来一个杯子,侧头一看,是宋喜。

    宋喜眼眶泛红,笑着道:“我不逼你,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拿起酒杯,跟宋喜碰了一下,两人各自一仰而尽,其余人都不说话,曾经的恋人,如今的朋友,虽然身份变了,但没有人会怀疑他们之间的情谊,过命的交情。
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