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128章 腿早晚都得断

第1128章 腿早晚都得断

    元宝压在党贞身上,每分每秒都是煎熬,松开她的手腕,他撑着准备起身,党贞下意识的抬手抓住他腰间的衬衫,不撒手,眼巴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元宝肌肉绷紧,心底却是颓然的泄了口气,这种感觉就像是艰难戒毒的人又开始复吸,再想戒掉就是难如登天了。

    用尽全部的自制力,元宝控制着濒临崩溃的冲动,垂目睨着党贞,低沉着声音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党贞一眨不眨的看着元宝,隔了几秒,开口回道:“不想让你走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软糯,带着酒精浸染后的慵懒,元宝某处已经憋疼,额角带汗,沉声说:“你知道这种话会让人想入非非吗?我不是柳下惠。”

    党贞睫毛轻眨,低声回道:“我也不是未成年……你不想留下吗?”

    元宝第一次有耳鸣的感觉,什么都没做,就是嗡的一声,直直的盯着身下的人,元宝明显的滚动着喉结,低声道:“不是考验我吧?”

    党贞抬起手臂勾着他的脖颈,将他往下拉,柔软的唇瓣扫过他的唇,一路滑到耳边,不轻不重的吻着,边吻边道:“是你在考验我。”

    党贞不明白党毅为什么要防狼似的防着元宝,如果两人之间必须有一人是小绵羊,一人是大灰狼,那她想要扑到他的心完全就是大灰狼本狼,她早就想对他下手了,今儿不过是个引子罢了。

    元宝被她吻得浑身汗毛竖起,某一瞬间开始疯狂回应,男人的霸占欲来势汹汹,几乎如潮水一般将党贞吞噬。

    寂静的房间,柔软的大床,两具身体紧紧地纠缠在一起,隔着衣料都能感受到彼此的渴望,后来束缚尽褪,元宝抽空抬起头,双眼早就不再清明,可还是挣扎着最后一丝理智,低声示意:“我来了?”

    党贞双眼迷离,什么都不说,只抱住他的背,将他拉下来。

    元宝已经尽量放轻了,哪怕他很想用力,但紧要关头还是怕弄疼她,党贞咬着牙一声不吭,身体却很诚实的本能瑟缩,双臂双腿都在默默地分担着疼痛。

    元宝马上停下来,侧头吻她的脸,伸手有意无意的抚着她的头,等她身体稍稍放松,他才继续,如此整个过程慢刀子割肉,元宝满头是汗,已经分不清是疼痛带来愉悦,还是愉悦让人疼痛。

    汗珠掉在党贞脸上,党贞抱着他早已汗湿的后背,低声道:“没事儿的,我不疼。”

    她的潜台词是什么,元宝心知肚明,所以才会又心疼又欣喜,俯身吻她的唇,他在她耳边极尽温柔的哄道:“别怕,一会儿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东旭送韩春萌上楼没回来是天经地义,凌岳送乔艾雯没回来也是理所应当,元宝送党贞直接有去无回,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,然而楼下包间的人早就喝多了,乔治笙就算猜到了也不会说什么,他觉得元宝不回来才是正常男人该做的事儿吧。

    凌晨不知道几点,陆陆续续有人从包间离开,比如阮博衍和邵一桐,然后是常景乐跟戴安娜,最后宋喜也被乔治笙打横抱了出来,懒得在路上折腾,直接去楼上客房睡。

    形单影只的只有佟昊一人,走廊中漂亮的女公关经过跟他打招呼,“昊哥,玩儿完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还是去楼上?”

    佟昊也在纠结,是回家还是直接在楼上睡了算了?

    女公关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:“这么晚了,你一个人不安全,我陪你吧?”

    佟昊闻言,眼带戏谑的回道:“我一个人才叫安全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迈步往前走,女公关看他喝了不少酒,跟在身旁道:“我又不会吃了你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佟昊斜了她一眼,出声道:“下班就赶紧回家睡觉,习惯了两个人一起睡,一个人睡不着啊?”

    女公关当然不会真的生气,只假装嗔怒着道:“切,我又不收你钱,上赶着还被你揶揄。”

    佟昊很轻的笑了一下,“那就找个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又不是怜香惜玉的人,嘴巴虽然跟乔治笙比毒还差了点儿,但也不会像元宝那么如沐春风,跟他这儿甭想讨到什么便宜,哪怕是口头上的。

    半夜三更,佟昊从禁城出来,让人开车送他回家,今晚在楼上开房的都是成双成对的,做人要有骨气,他绝对不上去凑这个热闹,免得明儿被谁看见一准儿还要讽刺他一个人睡的滋味儿好不好。

    党家的警卫员没办法跟进禁城里面,一直都在外面守着,见佟昊深夜出来,猜可能是聚会结束了,然而佟昊身后没有其他人,带队的一人只能下车上前,主动跟佟昊搭腔,“您好。”

    佟昊站在车边,闻言侧头。

    对方颔首道:“请问二小姐还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佟昊想到党贞大概两个小时前就被元宝带上楼了,而且元宝还一直没下来,沉吟片刻,他出声说:“嗯,还在玩儿,找她有事儿吗?可以直接进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带队马上微笑着回道:“不用,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男人掉头往回走,佟昊弯腰上车,坐在车上,他没忍住掏出手机打给元宝,手机里面传来‘嘟嘟嘟’的连接声,一连响了好久都没人接,佟昊这边儿脑补着元宝不接电话的可能原因,有极大的可能是他猜的那种,毕竟元宝一个人的时候,不可能这么久都不接电话。

    心底如此想着,佟昊恶趣味的没有挂断,本以为元宝不会接了,可临到最后手机里忽然传来某人熟悉又陌生的声音:“喂。”

    只一个字,低沉暗哑,带着让人浮想联翩的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佟昊马上笑了,问:“干嘛呢,这么久才接?”

    元宝不答反问:“什么事儿,快说。”

    佟昊问:“忙着呢?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不说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佟昊笑着道:“党家的人还在外面守株待兔呢,你这边生米煮成熟饭也好,省的党贞他爸成天防贼似的防着你,如果党家早晚要断你一条腿,那晚断不如早断,别委屈着自己。”

    佟昊正肆无忌惮的开涮,手机中忽然传来女人软糯的一声:“元宝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声,直接让佟昊浑身抖了个机灵,酒都醒了一半,不待元宝说什么,他先把电话给挂了,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朋友妻不可戏啊。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