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鱼不语作品集 > 一笙有喜 > 第1145章 恩怨分明

第1145章 恩怨分明

    元宝不会在党贞面前提当年的事情,当然背后也不会,吃饭中途,党毅来了电话,党贞起身跟两人打了声招呼,出去外面接,包间里只剩元宝和夏昭,夏昭垂着头不说话,元宝问: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夏昭说:“半年前,你过年进局子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见过笙哥跟佟昊吗?”

    夏昭微微摇头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也是,佟昊要是看到你,你现在还能在这儿坐着?”

    夏昭垂着头,压抑着道:“宝哥,我对不起你……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行了,我说过去就过去了,你今天救了党贞,不欠我什么。”

    夏昭一个大男人憋红了眼,有很多话想说,可是话到嘴边真就像元宝说的那样,都过去了,现在提从前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元宝道:“幸好今天有你的人在,不然被人把党贞从我眼皮子底下带走,我也不用活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不用活,而不是不用混,夏昭鼓起勇气抬头看向对面的元宝,小声说:“宝哥,嫂子是党家人,今天的事儿……党家不会怪你吧?”

    元宝半真半假的回道:“说不准,她爸把她当眼珠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夏昭急了,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元宝定睛看着夏昭,直把夏昭看得芒刺在背,尴尬的垂下视线,几秒后,听得元宝的声音传来:“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夏昭心底咯噔一下,不知道脸色是白还是红,因为血液仿佛一下子被空干,不单单是尴尬就能概括诠释的。

    他手在桌下无处安放,指尖都在发抖,对面元宝道:“让你走不是气话,现在夜城这边儿看着大势所趋,实际上暗潮汹涌,你在这里只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夏昭马上抬头道:“宝哥,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元宝平静的说:“让佟昊看见你还算好的,他顶多骂你一顿把你赶出夜城,要是让其他人抓到你,我还要想办法去赎你。”

    夏昭红着眼眶道:“宝哥,我知道错了,你再给我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他不求荣华富贵,只求心里安慰。

    元宝自然也知道夏昭是什么性格的人,所以他淡淡道:“现在不是我留不留你,你知道乔家的规矩,一次不忠,终生不用,我谢谢你救了党贞,所以我不计较你当初对我做的事儿,但你还连累了笙哥跟宋喜,我没权利替他们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元宝用近乎温和的口吻说出决绝的话来,夏昭瞬间刺痛,连带着无地自容,险些哭出来。

    党贞打完电话没有马上进去,而是在外给元宝发了条短信,让他们好好聊。

    元宝收到短信,对夏昭道:“挺大个男人哭什么,党贞还以为我怎么你了,把眼泪收回去,好好吃饭,这顿算我给你饯行。”

    听到饯行二字,夏昭更忍不住了,双手捂住脸,露在外面的额角青筋暴露,元宝给了他半分钟的平复时间,随后说:“你有妹妹,别让人知道你还搅进这摊浑水里,离开夜城去哪儿都好,做点儿小生意,该成家成家,就当提前退休了。”

    夏昭浑身都在发抖,强忍着没有哭出声,是他作为男人最后的底线,元宝把纸巾盒扔到他面前,出声道:“你不用跟着我做事儿,我们见面还是能吃饭聊天,又不是老死不相往来,我女朋友还站在外面等着,她一晚上没吃饭,你别在这儿耽误时间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人都知道,元宝是面慈心狠,想说什么绝对不会留情,只不过从前嘴毒都是就事论事,如今却被爱情浸染,莫名的就多了几分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夏昭低下头抽了纸巾擦眼泪,元宝已经起身,“我去找她,给你一分钟把眼泪擦干。”

    元宝从包间里出来,找了一圈儿发现党贞坐在饭店大堂的一张桌子旁,正低头吃面,吃的很是认真,唇角勾起,他走过去道:“小姐姐,能拼桌吗?”

    党贞抬起头,发现是元宝,问: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元宝顺势坐在她身旁,笑着道:“警局都能出来,饭店的包间还出不来?”

    党贞左右看看,“夏昭呢?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党贞说:“那你快去陪他啊。”

    元宝又是忍俊不禁,“你不吃醋了?”

    党贞一脸无语,拿着筷子道:“我吃面还吃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元宝忽然凑近,压低声音问:“我好吃还是面好吃?”

    党贞嗔了他一下,低头要吃面,元宝把她的筷子抢过来,顺势拿起碗,起身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党贞诧异,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我跟别人在包间里吃饭,把你一个人扔外头吃面,这算变相的家庭暴力吧?进去吃。”

    党贞不好意思的道:“那你别带面进去。”

    元宝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党贞道:“这么会儿我就点了碗面,人家怎么想我?”

    元宝笑说:“除了觉得你饿,还能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元宝就这样众目睽睽之下拿着党贞的面碗回了包间,正赶上店员上菜,元宝道:“多吃点儿。”

    夏昭红着眼睛道:“嫂子你不用介意我,快吃吧。”

    党贞说:“大家都别客气,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元宝拿起筷子给党贞夹菜,是她喜欢吃的东西,党贞吃了一口,他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党贞道:“还行,没你做的好吃。”

    元宝笑着说:“厨师听到要撂挑子了。”

    党贞道:“我又没去他耳边说。”

    夏昭从旁听着,只觉得面前的元宝熟悉又陌生,他从前也温和,对待女人也很绅士,可那仅限于礼貌,跟宠溺无关,夏昭一度觉得元宝十年八年内不会想找个女朋友的,如今看来,只能说爱情像龙卷风了。

    当晚吃完饭,三人在饭店门口分道扬镳,党贞还跟夏昭说了再见,但夏昭心里明白,怕是此次一别,再见就难了。

    元宝跟党贞上了同一辆车,准备送她回家,路上他出声问:“晚上一个人在家住害不害怕?”

    车子里还有第三人,坐在前面的司机,党贞声音如常的回道:“我爸让我到家给他打电话,他过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元宝不轻不重的‘嗯’了一声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党贞主动开口道:“你跟我一起等他吧,我估计他也想跟你说两句话。”
重磅推荐: 一笙有喜(鱼不语)  王牌女助(鱼不语) 维基阅读网